• 亚洲365滚球_玩滚球用365_365滚球网站靠谱吗(图)
  • 吴道子(2681次)
  • 河南禹州惊现吴道子真(2521次)
  • 亚洲365滚球_玩滚球用365_365滚球网站靠谱吗(图)(2490次)
  • 百代画圣吴道子(1697次)
  • 亚洲365滚球_玩滚球用365_365滚球网站靠谱吗举办“(图)(1489次)
  • 《画圣吴道子》分集故(1475次)
  • 画圣吴道子赞(诗歌)(1441次)
  • 吴道子和钧瓷(1350次)
  • 5、副院长:杨万成(1087次)
  • 《吴道子生卒故里考》(1075次)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画圣遗迹 >> 浏览文章

    龚开临摹吴道子及其奇谲的艺术风格



    龚开临摹吴道子及其奇谲的艺术风格

    余辉

     

       南宋末期的文学批评家严羽疾呼“以盛唐为法”,延续了唐宋古文运动的精神,出现了宋末元初汪元量、姜夔、蒋捷、文天祥、龚开、郑思肖等诗人。他们取盛唐之强音,奏时代之悲歌,格调凄怆而激奋,再现了盛唐的民族精神。 
      元初的文人画家们把文学上的复古主义文风扩展到江南画坛,形成统一的文艺思潮,出现了两种情形:赵孟頫、钱选等人在风格上追寻晋人或唐人笔意;龚开则和郑思肖、马臻、温日观从南宋米友仁、梁楷、赵孟坚和赵葵等人的水墨画风寻找到发展机能。据说僧人牧溪元初尚在江南,可见元初江南盛行的水墨画风有着一定的历史渊源。 
      然而,龚开并未远离当时的尚古思潮。他学画以师唐为门径,早年临过吴道子《送子天王图》,书斋名为“学古堂”。汤垕的《画鉴》说他“画马师曹霸,得神骏之意”,“人物亦师曹霸、韩干。山水师米元章。梅、菊、花卉杂师古作。”他作于宝佑元年(1253)的《天香书屋图》是见于着录的最早作品,时年三十三岁。后人的题画诗说这是一件青绿山水画,屋宇用界画法。说明龚开的画风是由早期的设色工整精致走向日后的用墨粗豪雄放。他在扬州仕于赵葵时,赵葵的墨梅正蜚声江东,龚开对水墨尤其是对墨梅的兴趣,很难说与赵葵毫无关系。另一个促使他在水墨画自成一格的应是南宋米友仁的云山墨戏,龚开以“学古”为标榜,以创奇为目的,周耘说他“胸中磊磊落落者发为怪怪奇奇在毫端”,其毫端“韵度冲远,往往出寻常笔墨畦町之外”。他的墨法十分丰富,以泼墨画梅天趣巧成,用焦墨写乱山峥嵘嶙峋,难怪汤垕见到龚开的《云山藁》五册,叹为“奇物”。 
      龚开的绘画题材较为丰富,广涉山水、花鸟、人马等,画鞍马和钟馗击鬼更是他在元初极为擅长的题材。他所特有的隐喻手法和奇异的艺术风格正是在这个时期达到高峰,“其胸中之磊落轩昂峥嵘突兀者时时发见于笔墨之所及”。隐喻的艺术手段出现在元初决非偶然。当时的权豪者遍设冤狱,“官法滥,刑法重,黎民怨。……贼作官,官作贼,混愚贤”。因此产生了元初杂剧以宋代冤狱和诉讼为重要内容的文学作品,寓意正义力量必将摧毁黑暗势力。同样,当时的“画

    者,不欲画人事。非画者不识人事,是乃疏于人事之故也”。龚开正是以“疏于人事”之画讽谏“人事”。 
      他的《中山出游图》卷和《瘦马图》以其流传有绪和画风、书迹贴切被公认为是仅存的两件真迹。 
       
      《中山出游图》卷(图1—3),画钟馗与小妹各坐一肩舆,在鬼卒的簇拥下乘兴出游。全图可分三段,卷首的钟馗回首与妹相互呼应,将卷首与卷中衔接起来。馗妹身后的一侍女回眸尾随而来的鬼队,最后把读者的视线引向卷尾。作品的构图似不经意,杂乱的队列全凭相互间的内在联系统一起来。两乘肩舆呈八字排开,打破了因横线过多而产生的呆板。人物在平中见奇的构图里更是奇中见奇。钟馗豹鼻环眼,髯须丛生,猛气横发,在炯炯的目光里显示了文人的智慧和潇洒的气度。钟馗妹和两侍女以浓墨代胭脂,自目下到颈根由深变浅,嘴唇留白,面部的内轮廓以白线空出,人称“墨妆”。鬼分男女,大多牛头马面。卷末的鬼卒们扛着卷席、酒坛,挑着书担和待烹的小鬼,他们瞠目凝视、举止痉挛。急行的鬼队与缓行的肩舆不仅在节奏上产生变化,而且反衬出钟馗气吞万夫的威力。怪异荒诞的造型与作者奇谲的表现手法合璧。画家不囿于元初盛行的李公麟白描法,衣纹以中锋行圆笔,有如行书,简括疏松,粗厚古拙而飘洒不滞。鬼卒的用笔短促简劲,顿挫有致,勾画的肌肉颇合人体解剖。作者以墨画鬼,手法多样,鬼态各异:有的勾勒后以干笔皴擦出鬼毛和阴阳,也有双勾后用淡墨渲染出鬼骨,还有以焦墨作没骨鬼。面对这些腰束兽皮的马面鬼,笔者联想起从草原里厮杀出来的蒙元贵族,钟馗的出现岂不含有“扫荡凶邪”之意?鬼在这里还代表了当时社会的邪恶势力。元初***者在被征服者的土地上暴戾恣睢,辟良田为牧场,又掘尽南宋帝王后妃陵墓,龚开对此不会无动于衷,恰如陈方的题诗曰:“……翁也有笔同于将,貌取群怪驱不祥。是心颇与馗相似,故遣麾斥如翁意……” 
       
      这种深含寓意的内容在《瘦马图》(图4)里通过画家的题画诗表现得更加鲜明:“一从云雾降天关,空尽先朝十二闲;今日有谁怜骏骨,夕阳沙岸影如山。”龚开的早中期诗词多参韵盛唐边塞诗派岑参和王昌龄等人雄浑质朴的气势。他们的戍边处境略有相似,所不同的是龚开处于江河日下的宋末,虽有抱负,但终不能实现,亢奋激昂的诗里不免落下苍凉的老泪。卷首书“骏骨图”,卷尾题“龚开画”。绘一匹瘦马,但伟岸如山,含蕴了沉重的精神力量。马作俯首缓行状,鬃毛随风拂扬,显得十分凄楚,勾勒有如中锋写笔,凝重圆浑。作者借鉴了山水画的积墨法,以淡墨层层干擦马的肌肤,皴出阴阳和质感。马的造型尤为奇特,作者为表现千里马有十五肋的特征,“现于外非瘦不可,因成此象,表千里之异,尪劣非所讳也”。形瘦也是廉洁的象征,正如他的挚友龚璛后来在此画上题诗曰:“骨如山立意如云。”他的诗和瘦马共同倾吐了老无所用的惆怅,往日身经百战,今不知主将尚在何方,被“弃之大泽”,只有默默地回忆往日的鼎盛年华。从唐代韩干到元代赵孟頫的马,都取肥硕之形,前者为征战之态,后者为驯服之形。龚开应是最早发现了瘦马的审美价值,赋予它忠义品性的画家。 
      龚开以马为题材的作品,见于着录的尚有不少,寓意深刻者居多,如《高马小儿图》,此图的寓意:他不甘于南宋的灭亡,希望“三齿马和未冠儿”成为新生的复国力量。 
      龚开画马的风格变化多端,以意笔画《黑马图》,八尺龙媒犹如从墨池跃出。另一件《玉豹图》可能是白描,赠给被元朝罢了官的方回,题诗具有民谣的风韵:“南山有雄豹,隐雾成变化;奇姿惊世人,毛物不增价……”作者在这里暗颂了方回的才干,对他的遭遇深表同情。 
      他的鞍马作品见于着录的还有《写唐太宗天闲十骥图》、《天马图》、《昭陵什伐赤马图》等;钟馗击鬼类有《钟馗剖鬼图》、《馗妹图》、《钟馗嫁妹图》和《钟进士移居图》;山水有《山水卷》、《江村宿雨图》、《玉涧流泉图》等;他还擅长人物画,曾作《苏黄像》一生作品极为丰富。 
      龚开的画赝品较多,散布在海外博物馆达十余件。其中最具龚开笔意的是《渔父图》轴(图5),画中的坡石露出明代浙派的粗笔水墨画风,但也有不少专家认为此图系龚开真迹。 
      龚开的画论今不多见,《中山出游图》卷的跋文里有论画鬼:“人言墨鬼为戏笔,是大不然,此乃书家之草圣也。”他批评南宋颐真、赵千里的墨鬼“去人物科太远”,提出画鬼和画人的关系与草书和真书的关系一致,“岂有不善真书而能作草者”?龚开的墨鬼确实是基于对人体结构的娴熟理解,同时又表现出了鬼性,他已清晰地认识到艺术幻想和现实生活的内在联系。他在《天马图》的跋语里论及了诗画关系:诗是有声画,画是无声诗,两者应“相表”,即互为存在。他强调画画要从前人的诗文中获得灵性。如他引录敖陶孙评曹操的诗:“幽燕老将,气韵沉雄”,“以此语施之画马,尤为至当”。在他是身体力行的。因此,在他的绘画作品里,诗、书、画都有一种精神气质贯穿其中。 
       
      他的书法也自出一格,为宋元书风之罕见,迄今只保存在《中山出游图》卷和《瘦马图》卷的跋文(图6)里。他早年行篆籀有秦李斯的笔韵,作隶书得汉魏笔魂,写楷书取颜鲁公笔意,最后将三者熔铸于一炉,以中锋沉稳行笔求得和谐统一,如锥划沙,不求粗细变化,古拙中显出憨厚朴野的个人风格。作者的题画诗一般不作为构图的一部分,常于卷尾另起一纸,重新经营,用“‘淮阴龚开印’,‘开’字款识作画押体”。 
      龚开学养丰厚,具有精深的文学修养,除诗词外,“文章议论愈高古,至为此二传(指《陆君实传》和《文丞相传》)大类司马迁、班固所为,陈寿以下不及也”。其文笔沉实而流畅,十分凝炼,多由人论世,由世论已,满怀深情。今有《黾城叟集》存世,共有二十三篇诗文。 
      龚开与鉴藏家周密、方回、鲜于枢等人交往,博学多识,雅好鉴定书画,人称“实具眼者”。他在《题大令保母帖序》里,运用文献材料对当时出土的王献之《大令保母帖》进行甄别,认为是依本所作。他对周密、鲜于枢等人的藏品提出异议,引起了当时鉴定界的重视。龚开还精通棋艺,他所撰写的《古棋经》已失传。 

        一位从事美术理论的专家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河南籍画家秦岭云先生早年曾经写过一篇文章,文章中写道:“明清以来,士大夫肯身入庙堂画壁的人更是凤毛麟角绝无仅有了,宫廷宅第偶施壁画也多以满足世俗观赏为目的的作品为主。而各地寺观的壁画,则全由民间‘画塑行’的工人们作为职业活动。当时除了依据行会中所流传的粉本画各教的神像及故事以外,还结合广大市民的趣味爱好,大量地画起戏剧和民间流传的故事。庙堂墙壁上除了画释迦、观音、老君、火神、土地、药王等各种偶像以外,开始出现了关羽、张飞、玄奘、孙悟空、猪八戒、杨二郎、哪吒以及济公、彭公、窦尔敦、黄天霸等人物,连宫廷中都画上了《红楼梦》和当时名演员们所演的戏剧。”这位专家说,这些都发展了中国的壁画。看这些以重彩为主的壁画,以及沥粉堆金等技法,他认为是有粉本的。而且这些壁画洋溢着生活的气息,打破了庙堂庄严肃穆的气氛。

        北京一位书画鉴定家看到记者传送的图片后说:“由于你拍摄的效果不佳,很难确定出这些壁画到底是不是吴道子的粉本壁画真迹。他说应该全面地看待这座庙宇,从古建筑学、戏剧史学、园林学、民俗学等各个方面进行综合分析和考证,来衡量这些壁画的社会价值。有机会我一定到这个地方看看。”

        李宗寅告诉记者,他最近两天准备再一次到洪山庙去,要把这些大殿内的壁画一幅一幅地拍摄下来,包括大殿外面所有的碑刻、壁画。

    20多幅壁画到底是不是吴道子的真迹?这些戏剧壁画到底都是什么剧目?这些古代建筑文物价值到底有多大?期待着有关专家的考证。对此,本报将跟踪报道。 

                               原载《文化时报

     

     

     

    Copyright©2014 http://www.wdzh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亚洲365滚球_玩滚球用365_365滚球网站靠谱吗 豫ICP备13018031号

    联系电话:  联系地址:

     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