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亚洲365滚球_玩滚球用365_365滚球网站靠谱吗(图)
  • 吴道子(2681次)
  • 河南禹州惊现吴道子真(2522次)
  • 亚洲365滚球_玩滚球用365_365滚球网站靠谱吗(图)(2490次)
  • 百代画圣吴道子(1697次)
  • 亚洲365滚球_玩滚球用365_365滚球网站靠谱吗举办“(图)(1490次)
  • 《画圣吴道子》分集故(1476次)
  • 画圣吴道子赞(诗歌)(1442次)
  • 吴道子和钧瓷(1351次)
  • 5、副院长:杨万成(1087次)
  • 《吴道子生卒故里考》(1075次)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画坛动态 >> 浏览文章

    《画圣吴道子》第3集


     

     

    第三集   双流小吏 

     

     

    44、入蜀途中

    韦嗣立骑一匹白马,吴道子背一个行囊,马前马后,欢欣雀跃。像一个天真的孩童,对一切都十分新奇。

    道子:“这是一条什么河啊?”

    韦嗣立:“嘉陵江。”

    道子:“什么叫江啊?”

    韦嗣立:“江就是大河!”

    道子:“哦,大河就叫江啊!这江很长吗?”

    韦嗣立:“很长,有三百多里吧!”

    道子望望栈道,望望悬崖,感叹说:“咳,这是什么路啊,都是木头 棚的,不好走。”

    韦嗣立:“这叫栈道。因为入蜀没有路,所以就在山崖上架起了这种栈道。”

    走着走着,道子忽然发现前边有一座阁楼,兴奋地说:“哎,大人!你瞧,前边那是一座什么楼啊?”

    韦嗣立说:“那就是剑门关。”

    道子:“那不是楼,是关呀?那里边是城吗?”

    韦嗣立:“里面不是城,只有这座关,是把守这个关口用的!”

    道子:“这关口很重要吗?”

    韦嗣立:“很重要,过去这个关就进入巴蜀之地了,也就是我们要去的剑南道!”

    道子一听说就要到剑南了,不由兴奋地放声高歌:

                 青山邀我来,

                 白云脚下踩。

                 人生通达自作主,

                 大路朝天开!

    韦嗣立呵呵大笑:“好啊,唱得好!”随手朝马屁股上抽了一鞭,那马撅起尾巴一溜小跑起来。

     

    45、十里长亭

    一张合桌,摆满了鸡鸭鱼肉和美酒。

    即将卸任的双流县令和四乡绅士趴在红毡上,跪迎韦嗣立。

    韦嗣立跳下马来,老县令将洗尘酒高举过头,敬献给韦嗣立。

    韦嗣立豁达地将一杯酒用手指弹一下,说:“我将这第一杯酒先敬苍天!”

    又将第二杯酒洒在路边,说:“我将这第二杯酒敬给双流的土地。”

    接着又端起第三杯酒说:“我将这第三杯酒敬献给双流县的老百姓!”

    老县令再斟三杯说:“这三杯酒,给韦大人接风洗尘!”

    韦嗣立:“好好!给诸位都满上,大家共饮了!”

    众人都一饮而尽。

    老县令:“韦大人一路辛苦了。”

    韦嗣立:“还好,还好!双流地方这几年还平静吧?”

    老县令:“大事没有,小事不断,小偷小摸、打架斗殴的事也不少。”

    乡绅:“老爷是一身正气、两袖清风,这一任政绩卓着,可谓蜀中之最啊!”

    韦嗣立:“朝廷的皇粮收得如何?”

    老县令:“也还可以,略有盈余。”

    乡绅:“双流的百姓老实得很,只要是官府派的税呀、捐呀,没有不交的。”

    韦嗣立:“老兄台这几年可谓劳苦功高哇!”

    老县令:“哪里哪里!愚兄才疏学浅,许多事难以差强人意啊!”

     

    46、衙前街

    韦嗣立与道子一块在街上闲走。

    看见一家大户在施舍饭。

    许多人拿了罐呀、碗呀、瓢呀、盆呀,推着拥着往前挤。

    韦嗣立问一大娘:“老妈妈,你家几口人呀?断顿几天啦?”

    老大娘:“老的老,小的小,老老少少五六口,早就揭不开锅了。”

    韦嗣立:“是遭了灾呀还是遭了病呀?”

    老大娘:“时运不好哇,遭了灾荒又害病,日子能好过吗!”

    韦嗣立:“象你家这种情况的户有多少哇?”

    老大娘:“不在少数,少说三沟也有两沟吧!”

    韦嗣立又问一位老大爷:“老大爷,你家都有什么人啊?”

    老大爷:“我呀?孩子拉了夫啦,媳妇跟人跑啦,家里就剩我和两个小孙子啦!”

    韦嗣立:“孙子多大啦?”

    老大爷:“大的五岁,小的两岁啦!”

    韦嗣立:“你的身体还好吗?”

    老大爷:“唉,贫苦人家,只要搬不倒人就是没有病。只这小孙子腿是残疾,不会走路!”

    韦嗣立两眼发潮,呆立那里,说不出话来。

    道子:“老爷,回衙去吧?”

    韦嗣立:“回去,开仓放粮!”

     

    47、衙前街

    墙上贴了一张“赈灾放粮”的告示,许多人围着观看。

    衙门口熙熙攘攘,许多人拿着布袋往里进,许多人背了粮食往外走。这些人的脸上都增加了许多喜气。

    几个乡绅挤在一块咕哝:

    ——“这老爷一上任就放粮,这不是收买人心嘛!”

    ——“他收就收吧,可该我们带灾啦!官衙放了,说不定就轮到咱啦!”

    ——“他放是他有,咱不放,咱没有,他怎么着咱们?”

    ——“你碰得过他呀?他可不是一般的县太爷,他朝里有人,根子硬着哩!”

    ——“碰上他这一任,咱们算倒了霉啦!”

    ——“我看,还是在他跟前花俩吧,顺着比戗着强!”

     

    48、牢房

    韦嗣立和道子一块到牢房察看。

    牢房里关的都是一些慈眉善目、衣服褴褛的穷苦人。女牢里还有奶孩子的年轻妇女。

    韦嗣立询问监禁卒:“你查一查花名册,看这些人都犯什么罪?”

    狱卒:“多数是一些偷鸡摸狗的家伙,也有结伙打架的,调戏妇女的,借债不还的……”

    吴道子看一个青年人好象书生模样,就问他:“你是犯了什么事进来的?”

    青年人带理不理,翻眼看看,又把脸扭向别处。

    道子又问另一个和神气和他差不多的青年人:“你哪?”

    青年人没有好气说:“忤逆犯上!”

    道子:“怎么忤逆犯上了?”

    另一青年人抢着说:“编顺口溜。”

    韦嗣立:“编什么顺口溜?说说看。”

    青年人:“窄过道,没叶树,刮脸刀,油抹布,县衙里边没老鼠。”

    韦嗣立:“什么意思?”

    另一青年:“窄过道——碰见你就蹭你;没叶树——谁也别想占他的阴凉;刮脸刀——沾住你叫你脱层皮;油抹布——不信把你抹不净!”

    韦嗣立:“县衙里边没老鼠是什么意思?”

    青年人:“县衙里边没粮食了呗!”

    吴道子:“粮食哩?”

    青年人:“都给老鼠偷吃光了!”

    韦嗣立:“老鼠哩?”

    青年人:“喂猫了呗,猫比老鼠厉害!”

    道子和韦嗣立都笑起来。

    韦嗣立问狱卒:“都关了多长时间啦?”

    狱卒:“少的仨月,多的半年了吧!”

    韦嗣立对吴道子说:“你把名册带回去,一个一个审查一遍,把那些犯了鸡毛蒜皮事情的,统统都放了!”

     

    49、衙前街

    许多百姓敲锣打鼓给韦嗣立送金匾。

    韦嗣立和道子都出来在衙门口迎接。

    那个吃舍饭的老大爷挤到前边说:“老百姓虽然不会花言巧语,可是知道好歹,韦大人真是咱老百姓的父母官呀!”

    老大娘也凑到前边说:“你看见了咱老百姓的疾苦,你真是爱民如子啊!”

    那个直性的青年说:“我啥好听的话都不说了,就送老爷一副对联吧——位有隐明本以德,事无巨细善其为。”

    另一青年在后边高声喊着:“我也送老爷两句——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长。”

    韦嗣立向大家拱手致敬道:“你们才是我的衣食父母哇,韦某惭愧了!”

     

    50、县衙

    道子欢快地在大堂前扫地、洒水、浇花,好一阵忙活之后,坐在大堂前的石阶上小憩,又发现石桌、石凳还没有擦净,连忙跑过去擦擦干净,然后才心满意足地坐下来,仰着脸欣赏蜀中那明朗的兰天、白云。

    韦嗣立走过来:“道子啊,想什么呐?”

    道子:“我想啊,蜀中的山水真美,不知道要出多少名画家哩!”

    韦嗣立极感兴趣地:“说说看,为什么?”

    道子:“我娘说,大画家必须师从真山真水。蜀中有这么好的真山水,能不出大画家吗?”

    韦嗣立:“好山好水就能出大画家呢?”

    道子:“好山好水就是好画谱嘛,看得多了,画得多了,就画得好了,还不就出大画家了!”

    韦嗣立:“还有,好山好水气韵好,有灵气,人在这种环境生活久了,就会提高眼光,提高品位,画的画就不一般了!”

    道子:“怪不得我娘说自然山水是我最好的老师。”

    韦嗣立着意鼓励道:“好!那你就拜倒自然作老师,万水千山独自行吧!”

     

    51、蜀中山水

    蜀中山水,郁郁葱葱,既有北方的雄险,又有南方的秀媚。道子置身其中,对蜀中的山泉沟壑,怪石枯木,无不感到新鲜、新奇。

    道子天天出去写生:

    ——道子面对十万大山,顿觉胸怀象天地一样博大……

    ——道子面对万丈飞瀑,顿觉雄心象山峰一样崇高……

    ——道子面对千年古树,顿悟世事沧桑变幻……

    ——道子面对百年老藤,顿感世态悲惨炎凉……

     

    52、森林

    一日,道子背了画具,一个人钻入了大森林。满地小花嫩草,满地陈年落叶,满地蘑菇野菜,满眼枯木老藤,引诱他一步步向森林深处走去,越往里走越神奇,越往里走越阴森……

    走着走着,他突然发现,随身带的短剑丢失了。于是他失魂落魄一般回头去找:“短剑!我的短剑……”

    走着走着,他迷失了方向。原先,从大树隙里还能射进一缕阳光,后来,树是黑洞洞的,天是黑洞洞的,地也是黑洞洞的,他发怵了,象无头苍蝇一样四处乱撞。

    最终,他失望了,靠着一棵大树坐下来。

    他有些冷,四处拣些干树枝,点起一笼篝火。靠了火的温暖,他渐渐进入了梦乡……

    他梦见母亲拿了烧火棍在灶膛里拨拨弄弄,拨弄出一块烧熟了的大红薯,又热又烫,他两手倒腾着向门外跑。

    忽然,一只大黄狗将他的红薯衔了去。他拾一根棍子去打那狗,那狗反张牙舞爪向他扑来……

    他吓得浑身发颤,满额冷汗,“啊——”一声从梦中惊醒,睁眼一看,幽暗中,只见两只绿莹莹的眼睛射出凶光。

    忽听“哞——”一声,原来前边是一只斑烂猛虎。

    绝望中,他看见面前的火苗一闪一闪,还没有灭尽。于是,他哆哆嗦嗦赶忙把篝火烧大……

    火苗呼呼腾起,夹着噼噼叭叭的响声,四周明亮起来。

    就着火光,他再看那虎,突然觉得:“近距离看虎、画虎,不是千载难遇的良机吗?”

    于是,他壮起胆子,拨亮篝火,画起老虎来。

    画了一张又一张,张张都比平时画的有生气。道子欣喜若狂,不禁手舞足蹈起来……

    突然,他无意中发现,婉儿给他的短剑就失落在旁边不远的枯叶上。

    他猛扑过去,急忙拣起短剑,像溺水后抓住了救命筏,绝望中得到了神佑,情不自禁地放声大叫“啊嗬嗬……”

    那老虎见状,好象遇到了挑战,也“哞哞——”两声,很不情愿地掉头走去。

     

    53、悬崖上

    又一天,吴道子顺着石径,攀着葛藤,一磴一磴爬到了山顶。举目四望,群峰叠翠,万木争荣,激流飞瀑,云霭飘浮,他不觉兴致勃发,心旷神怡。

    于是,他支起画架,以群山为画谱,画起画来。每有得意之笔,他便背起双手,眯起双眼,后退数步,自我欣赏,自我陶醉一番……

    突然,道子一脚落空,从悬崖上跌落下来……

    也算道子命大,幸好被半山腰的一棵古松棚在树桠上,惊得几只猴子尖叫着四散逃跑……

    一只胆大的老猴,回头看看,见是一个人,就试试摸摸靠进吴道子。

    道子已经昏迷过去,棚在树枝桠上,一动不动。

    老猴子“吱吱”叫了两声,许多猴子便从四面八放围拢来。

    群猴围着道子“吱吱”乱叫,似乎在商量什么。接着,有几只猴子便匆匆离去,好象要寻找什么。不大一会功夫,几只猴子陆续回来了,有的采回来了山葡萄,有的带回来了红柿子,有的抱着各种各样的山野果,还有一只猴子用破瓦罐提回来了一罐山泉水……

    老猴子指挥群猴给道子喂水、喂水果、喂葡萄……

    道子慢慢苏醒过来,山葡萄汁把他酸得直抽鼻子……

    群猴看见道子苏醒过来,高兴得乱蹦乱叫……

    道子睁眼一看,不觉一惊,身子一打哆嗦,又从树枝桠上跌落下来……

    众猴子一片惊叫……

    道子又跌落在不太远的一块突出的岩板上……

    群猴稍稍松了口气。

    道子没有昏迷,疼得呲牙咧嘴直哼哼……

    群猴又围过去,但是不敢近前,逡巡跳跃,一副万般无奈、无可奈何的样子……

    忽然,一只老猴看见山崖下边有一个砍柴的樵夫,兴奋地叫起来。

    立时,群猴们齐声乱叫,满山满谷都是回声。

    樵夫听到群猴乱叫,好生奇怪,抬头四处搜寻,发现有一个人躺在石岩上,立刻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于是,他拿出抓钩,解开绳索,搭到山崖上,手拉绳索,攀缘而上,去救道子……

    群猴围绕樵夫欢呼跳跃,象是给樵夫加油、鼓劲。

    樵夫绕到山崖上边,把绳子放下去,示意道子把绳子捆在腰间,把他拔上来。

    道子按樵夫吩咐,把绳子拴到腰里,喊一声“拔”,群猴和樵夫一齐用力,将道子往上拉……

    道子忽然看见一只猿猴,蹲在一块岩石上,朝他做鬼脸。他觉得可亲、可爱。于是,大喊一声“停——”,他不上去了,要樵夫将上边的画夹、画笔放下来,他要为那猿猴画写生。

    樵夫大声喊着,要道子上来。

    道子执拗着不上。

    樵夫无奈,只得将画具给他卸下去。

    道子朝猿猴做个鬼脸,开始为猿猴画写生。

    樵夫看道子坐着松枝,依着山崖,为猿猴画写生,苦笑着嘟囔说:“真是奇人,疯子,精神病……”

     

    54、滚瀑崖上

    这一天,红日将坠,晚霞流彩。吴道子看看天色已晚,急忙收拾画具,准备回城。

    面前横着一条不算太宽的滚瀑。水不深,水下的石头清晰可见,有几块大石头还露在水面,趟过去应该没有问题。

    道子脱了鞋,卷起裤脚,背好画具,提着衣服,小心翼翼地往前走。可能是水下石头太滑,他有几次趔趔趄趄几乎滑倒,不过只是晃了几晃,还是站稳了身子,一步一趋往前挪。眼看过了水流最湍急的一段,再走几步就过到对岸了,突然脚下一滑,道子一声大叫,整个身子被激流裹挟着顺水而下,经过几次跌落,随河道向下漂去……

    在下游河到拐弯处,道子被一块巨石挡住。待他爬上岸来,已经精疲力尽了。他躺在岸边的草地上,喘息着说:“喝,喝饱了,真喝饱了……把一二十年的水都喝进去了!”

    他整整衣服,收拾画具,见所画之画,互相濡染,已经面目全非。道子摇摇头,一副啼笑皆非的表情。

    忽然,他看到一幅山水画,被水濡染之后,气韵更加生动。于是他颖悟了,兴奋了。一跃从地上跳起来,拿起那幅画,左看,右看,兴奋不已,手舞足蹈起来:“我成功啦——”

     

    55、道子画室

    画室四壁墙上都贴满了他画的山水画。

    道子正在画案上兴致勃勃地画一幅“巴蜀三关图”。

    韦嗣立兴高采烈地走进来:“道子啊,这几天有什么新作呀?让我欣赏欣赏。”

    道子:“惭愧得很啊,没什么新作,一幅“巴蜀三关图”还没有画完哪!”

    韦嗣立:“来,看看!”两人各扯一端,把一幅“巴蜀三关图”看了又看。然后,干脆贴在墙上,仔细端详。韦嗣立不住点头,他对这幅画比较满意:“好,好。入蜀三年来,你的画有很大长进,尤其是山水画,可谓是‘自成一体’了!”

    道子:“我不是自成一体,我是长了身体!”

    韦嗣立把道子拉到身旁,拿手比了比说:“哦,还真是人高马大了。原先只这么高,现在这么高,比过去高一头了!巴蜀真是好地方啊,既长个头,又长才能!”

    道子不无感触地说:“如若再给我三年时间,我就会画得更加得心应手了!”

    韦嗣立:“三年时间怕是没有了,我这三年一个圆任已经到期了,再过些时我们就该回去了!”

    道子:“真的?”

    韦嗣立:“真的!”

     

    56、道子卧室

    皓月当空,夜阑人静,隐隐传来巡夜的梆子声。

    道子独坐窗前,仰望繁星,浮想联翩,思念起家乡来……

    ——他正趴在雪地里画兔子,公孙婉儿走过来,把兔子惊跑了。道子生气的眼睛。婉儿一连几个空翻,为道子抓住了一只兔子。

    ——阳武县房屋拐角处,婉儿追过来,塞给道子一把短刀。道子不解其意:“这……”婉儿娇嗔地:“你……防身用。”

    ——吴家茅屋,吴母终于同意婉儿留下来。婉儿兴奋不已,偷撇一眼道子,眸子一闪,万般风情,勾人心魄,道子久久不能忘怀……

    这时,韦嗣立推门进来。

    道子站起来:“老爷……”

    韦嗣立:“这么晚了还没有睡,想家了吧?”

    道子:“不不……”

    韦嗣立:“出来这么久了,怎能不想。前一阵儿河南很乱,你写信回去没有?”

    道子:“写了,没有回音!”

    韦嗣立:“再写一封家书吧,我给你准备了一点银子,明天叫信使给送回去,也该先将家里安置安置了……”

    道子:“安置什么?家里挺好的。”

    韦嗣立:“家里光你母亲一个人,里里外外,终是忙不过来。再说,她老人家年纪越来越大了,也该有个人照顾……”

    道子:“这个……暂时还没有必要……”

    韦嗣立:“你心里是不是已经有了人了?”

    道子:“没……没有……”

    韦嗣立:“那个舞剑的姑娘……”

    道子:“没有,没有……”

    突然,巡夜的梆子声急促响起,森然而恐怖……

    道子机警地冲向门口,侧耳细听……

    韦嗣立:“怎么回事?”

    ——远处隐约传来“抓贼啊——抓女贼!”的喊声。

    道子:“……是后花园方向!”

    韦嗣立:“后花园?走,看看去!”

     

    57、阁楼

    道子和韦嗣立站在阁楼上,向后花园张望。

    十几个守夜的衙役,围着一个侠客装束的女贼互相厮杀。

    女贼使一柄长剑,十几个衙役竟到不了跟前。

    两个胆大的衙役执戈逼进,女贼一个花剑,竟将两人的长矛打飞圈外。

    又有两个衙役从后边偷袭过来,女贼一个后空翻,两脚蹬在两人的胸脯上,两人立刻摔了个仰面朝天……

     

    58、阁楼

    道子惊疑的面孔。

    他眼前浮现出公孙婉儿雪地抓兔子的情景……

    韦嗣立脱口而出:“这女子如此了得!”

    道子:“看她如此功夫,如此装束,绝非一般女贼。”

    韦嗣立:“她会是来干什么的呢?”

    道子:“一下子还难易猜测。”

    韦嗣立:“为钱粮而来?”

    道子:“只此一人,不象!”

    韦嗣立:“是要劫狱救人?”

    道子:“劫狱不会从后花园进来呀!”

    韦嗣立:“可是……从后花园进来,是干什么呢?”

    道子:“这……倒叫人颇费思量。”

    韦嗣立:“看这架式……莫非还让她逃了不成?”

    道子:“不至于吧……好汉难敌人多!”

     

    59、后花园

    众衙役圈成一个圆圈,把女贼围在中间,盘旋进刺。

    女贼腾空一跃,跳出圈外,又一跃,跳上墙头。

    几个衙役叫着喊着,追到墙下。

    女贼转身欲走,却被斜刺里抛出的一根“捆仙索”捆住,跌下墙来。

    一群衙役扑上来,将女贼拿下。

     

    60、阁楼

    韦嗣立和道子一见女贼被拿下,齐声叫好。

    韦嗣立拉了道子说:“走!我们连夜审讯,看她是何等人物!”

     

    61、大堂

    县衙大堂,灯火通明。

    韦嗣立威严地坐在大堂正中,吴道子侍立在韦嗣立身旁,八个衙役在下边分两旁站立。

    韦嗣立:“把女贼带上堂来!”

    几个衙役把女贼跟头流水地推搡进来。

    女贼亭亭玉立,傲然不跪。

    众衙役齐发虎威。

    两个衙役上前将她按下。

    韦嗣立:“叫什么名字,那里人氏,夜入县衙,意欲何为?”

    女贼不语,藐视地将头转向一边。

    道子陡然一惊:那女贼酷似婉儿。

    不禁失声叫道:“婉儿——”

    韦嗣立十分惊讶,问道子:“是马戏团那个公孙吗?”

    “……”婉儿不语。

    韦嗣立对衙役们挥挥手:“你们都下去吧!”

    婉儿泪如泉涌般流下来。

    韦嗣立走下来抚慰她:“起来起来,双流离河南五六千里,你怎么到这里来了?也不先捎信说一声。”

    道子扑过来抱住婉儿:“婉儿,婉儿,你别哭啊……”

    “……”婉儿仍然呜咽不语。

    道子为婉儿拭泪……

    婉儿抬眼看道子,见他腰里还挂着她给他的那柄短剑,就像见到了亲人,一下子扑到道子怀里,一副悲痛欲绝的样子。

    韦嗣立急得直搓手:“你是跟马戏团一块来的吗?马戏团现在哪里?”

    道子:“你怎么不在家里?家里出了什么事吗?”

    婉儿终于忍禁不住,“哇——”一下痛哭失声。

    道子:“婉儿,怎么啦?出了什么事呀?”

    婉儿看着韦嗣立,不便开口。

    韦嗣立知趣地说:“我到后堂还有点事。你们谈,啊!”

    说罢,走了出去。大堂里撇下了道子和婉儿两个人。

    婉儿呜呜咽咽道:“我爹……他……他出事了!”

     

    62、(回忆)挖河工地

    官府要挖运粮河,公孙强和马戏团的许多青壮汉子都被抓去做苦役。

    他们整天在水里打桩、编荆笆,许多人的肉都泡烂了,生了疮,长了蛆……

    加之传染病发作,活又重,又吃不饱,时常有人逃跑,有人就死在了工地上。

    这天,有几个苦役病倒了,躺在工棚里下不了河。

    公孙强烧了热水,为他们洗疮口……

    监工的官兵走进来,赶病号下河。

    病好哀求,路都走不了,没法下河。

    官兵不由分说,举起鞭子,劈头盖脸就打,打得病号呼爹叫娘……

    公孙强拦住官兵,替病号辩解。

    官兵举鞭就打公孙强,打得公孙强鼻口出血。

    然后又将公孙强同其他苦役一起,像赶牲口一样被赶下河去打木桩……

    天近傍晚,一个监工的官兵吆吆喝喝在苦役们跟前踱来踱去,不准苦役们上岸……

    开饭了。

    官兵一个人坐在岸上吃饭。

    苦役们继续在水里干活。

    苦役们一个个眼里冒火。

    公孙强悄悄爬上岸去……

    官兵发现了:“干什么?你!”

    公孙强:“尿尿!”

    官兵举鞭抽打过来:“水里不能尿?还爬上来,作你娘的狗怪!”

    公孙强趁官兵不备,脚下一绊,搭手一推,将官兵推下水去。

    几个苦役一齐上去,将他的头摁进水里,冒出一阵水泡,吣死了。

    公孙强压低嗓门说:“弟兄们,咱这一回是被逼到死路上了,呆这儿也是死,反了他娘的也是死。咱们一不做二不休,今晚把值夜的宰了,我掩护你们,有家的回家,没家的躲进山林,各自都逃活命去吧!”

    苦役们纷纷抄起家伙,爬上岸来:“拼一个够本,拼两个赚一个!”

    ——“干吧,干了有条路,不干没有路!”

    ——“窝窝囊囊是死,风风火火也是死!”

     

    63、夜,工棚

    公孙强带着几个人偷偷摸摸从工棚里钻出来,躲进一簇草丛,慢慢接近值夜的官兵,突然将一根绳子套到官兵的脖子里,背起就走,那官兵像死猪一样,连哼也没有哼一声。

    而后,放火烧了工棚。

    大火从一排连一排的工棚里熊熊烧起……

    顿时,整个挖河工地象开锅一样乱起来……

    ——值夜的锣声“当当当”响成一片……

    ——官兵们嗷嗷大叫:“起火啦——起火啦——”

    ——苦役们东奔西跑,找不着路径……

    ——公孙强跳出来指挥众人撤退:“这边,这边!往山林里跑——往山林里跑——”

    几个官兵拦住去路厮杀……

    苦役们一阵乱棒将他们打倒……从他们身上踏过去。

    在公孙强指挥下,苦役们大部顺利逃跑……

    还有几个人跟在公孙强左右,背着、搀扶着伤病的苦役们,走在最后,往外边逃……

    公孙强见大队官兵追捕过来,就让几个弟兄搀扶着伤病的苦 役向一片丛林跑去。

    他自己掉转头来,高举火把,叫着喊着朝另一方向逃跑,故意把官兵引向自己……

     

    64、挖河工地

    公孙强被装在一个囚车里,有官兵押着示众:

    “逃避劳役,殴打官兵,今天示众,秋后处斩!”

    一路喊,一路敲着大锣,“咣——咣——”

    走了一处又一处,反复重复地喊着:“逃避劳役,殴打官兵,今天示众,秋后处斩!”

    “咣——咣——”

    苦役们喷火的眼睛。

     

    65、大堂(回到现在)

    婉儿泣不成声。

    道子悲痛欲绝。

    过了许久,道子才想起询问家里的情况。

    道子:“……家里怎么样?”

    婉儿:“官兵到家里搜捕,我趁天黑逃了出来……”

    道子:“山高路远,你识得路吗?”

    婉儿:“我鼻子底下有嘴……”

    道子看看婉儿消瘦的面容、褴褛的衣服,心酸地说:“你受苦了……”

    婉儿:“我一心想见到你,想把心里的苦水给你说说,我别的啥都不顾了!”

    正在这时,韦嗣立走进来:“既是这样,你且在县衙住下,容我慢慢安排。”

    道子也说:“住下吧,慢慢再想办法。”

    婉儿:“……我的事就这样了,到处游荡就是……你们别担心我,我只是担心婶子以后可怎么办啊?……”

    道子:“韦大人,我还是回去看看我娘吧?”

    婉儿:“不不,你可不能回去!官兵正四处搜捕,要满门抄斩!要株连九族哩……”

    韦嗣立:“既是公孙与官府结怨,麻烦在他一人!婉儿也需要躲避一时。至于道子……”

    婉儿:“他会有事吗?”

    韦嗣立:“他在我这儿……应该没事!”

    道子:“那婉儿呢?她到哪儿去躲好呢?”

    韦嗣立:“……最安全的地方,还是住在县衙里边!”

    道子:“官府正在通缉她,她躲在县衙,不是太危险了吗?”

    韦嗣立:“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我是说住在双流县衙!”

    “不,不不!”婉儿心存疑虑,所以坚决不肯住在县衙。

    韦嗣立征求道子意见:“你说哪?”

    道子:“那倒是,县衙没人搜嘛!”

    韦嗣立示意道子劝劝婉儿。

    他也苦苦解劝婉儿住在县衙。

    婉儿:“我不愿连累韦大人!县衙终究不是长居之地……”

    道子:“不说长居,暂且住下,以后慢慢商议。”

     

    66、道子卧室

    婉儿:“我想好了,我还是得走!”

    道子:“为什么?”

    婉儿:“天下老鸹一般黑,当官的向着当官的,我住在这里不保险。”

    道子:“韦大人是我的恩人啊,他不会抓你的。要抓你,刚才就把你抓了!”

    婉儿:“当官的都听朝廷的,一个批文下来,他自己自身难保,还顾得了你吗?”

    道子:“韦大人说我应该没事的,我母亲也不会有事啊!”

    婉儿:“你以为官府都是论理的?嘴是圆的,舌头是软的,他说你没事你就没事,他要说你有事你就有事!”

    道子:“韦大人不是那种人啊,他不会出卖我们的!”

    婉儿:“虎心隔毛羽,人心隔肚皮,事到临头,你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再说,万一上边发现了,不也连累他韦大人嘛!”

    道子:“那你说该怎么办呢?”

    婉儿:“咱俩一块走吧!回家去,把你母亲接出来,到一个 生僻的地方,过自己平静的日子!哪里黄土不埋人,何必一棵树上吊死人哩!”

    道子:“……也好。只是我这画……”

    婉儿:“第一是生存,生存都不能安宁,还说什么画画!”

    道子:“你知道,我从小喜欢画画……”

    婉儿:“画画是一种爱好,到哪里不能画画?非得跟着韦大人才能学画吗?那么多大画师,也不是跟着韦大人学的画!”

    道子下了决心:“好吧,咱们一块走!”

    两人仓促地收拾了一些东西,打两个小包袱背了,趁着夜色,溜出小门,匆匆离去……

     

    67、清晨,县衙

    韦嗣立走出门来,伸了一个懒腰,喊:“道子,道子!”

    没有人应声。

    他走到道子窗户下边,敲敲窗子,又喊:“道子,道子!”

    仍没有人应声。

    他搭手推门,门是虚掩着的。

    韦嗣立立刻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他有点惊奇,立刻吩咐衙役:“快!快去追道子,他不会走得太远!”

     

     

     

     

      

     

    第三集   双流小吏

     

     

     

    44、入蜀途中

    韦嗣立骑一匹白马,吴道子背一个行囊,马前马后,欢欣雀跃。像一个天真的孩童,对一切都十分新奇。

    道子:“这是一条什么河啊?”

    韦嗣立:“嘉陵江。”

    道子:“什么叫江啊?”

    韦嗣立:“江就是大河!”

    道子:“哦,大河就叫江啊!这江很长吗?”

    韦嗣立:“很长,有三百多里吧!”

    道子望望栈道,望望悬崖,感叹说:“咳,这是什么路啊,都是木头 棚的,不好走。”

    韦嗣立:“这叫栈道。因为入蜀没有路,所以就在山崖上架起了这种栈道。”

    走着走着,道子忽然发现前边有一座阁楼,兴奋地说:“哎,大人!你瞧,前边那是一座什么楼啊?”

    韦嗣立说:“那就是剑门关。”

    道子:“那不是楼,是关呀?那里边是城吗?”

    韦嗣立:“里面不是城,只有这座关,是把守这个关口用的!”

    道子:“这关口很重要吗?”

    韦嗣立:“很重要,过去这个关就进入巴蜀之地了,也就是我们要去的剑南道!”

    道子一听说就要到剑南了,不由兴奋地放声高歌:

                 青山邀我来,

                 白云脚下踩。

                 人生通达自作主,

                 大路朝天开!

    韦嗣立呵呵大笑:“好啊,唱得好!”随手朝马屁股上抽了一鞭,那马撅起尾巴一溜小跑起来。

     

    45、十里长亭

    一张合桌,摆满了鸡鸭鱼肉和美酒。

    即将卸任的双流县令和四乡绅士趴在红毡上,跪迎韦嗣立。

    韦嗣立跳下马来,老县令将洗尘酒高举过头,敬献给韦嗣立。

    韦嗣立豁达地将一杯酒用手指弹一下,说:“我将这第一杯酒先敬苍天!”

    又将第二杯酒洒在路边,说:“我将这第二杯酒敬给双流的土地。”

    接着又端起第三杯酒说:“我将这第三杯酒敬献给双流县的老百姓!”

    老县令再斟三杯说:“这三杯酒,给韦大人接风洗尘!”

    韦嗣立:“好好!给诸位都满上,大家共饮了!”

    众人都一饮而尽。

    老县令:“韦大人一路辛苦了。”

    韦嗣立:“还好,还好!双流地方这几年还平静吧?”

    老县令:“大事没有,小事不断,小偷小摸、打架斗殴的事也不少。”

    乡绅:“老爷是一身正气、两袖清风,这一任政绩卓着,可谓蜀中之最啊!”

    韦嗣立:“朝廷的皇粮收得如何?”

    老县令:“也还可以,略有盈余。”

    乡绅:“双流的百姓老实得很,只要是官府派的税呀、捐呀,没有不交的。”

    韦嗣立:“老兄台这几年可谓劳苦功高哇!”

    老县令:“哪里哪里!愚兄才疏学浅,许多事难以差强人意啊!”

     

    46、衙前街

    韦嗣立与道子一块在街上闲走。

    看见一家大户在施舍饭。

    许多人拿了罐呀、碗呀、瓢呀、盆呀,推着拥着往前挤。

    韦嗣立问一大娘:“老妈妈,你家几口人呀?断顿几天啦?”

    老大娘:“老的老,小的小,老老少少五六口,早就揭不开锅了。”

    韦嗣立:“是遭了灾呀还是遭了病呀?”

    老大娘:“时运不好哇,遭了灾荒又害病,日子能好过吗!”

    韦嗣立:“象你家这种情况的户有多少哇?”

    老大娘:“不在少数,少说三沟也有两沟吧!”

    韦嗣立又问一位老大爷:“老大爷,你家都有什么人啊?”

    老大爷:“我呀?孩子拉了夫啦,媳妇跟人跑啦,家里就剩我和两个小孙子啦!”

    韦嗣立:“孙子多大啦?”

    老大爷:“大的五岁,小的两岁啦!”

    韦嗣立:“你的身体还好吗?”

    老大爷:“唉,贫苦人家,只要搬不倒人就是没有病。只这小孙子腿是残疾,不会走路!”

    韦嗣立两眼发潮,呆立那里,说不出话来。

    道子:“老爷,回衙去吧?”

    韦嗣立:“回去,开仓放粮!”

     

    47、衙前街

    墙上贴了一张“赈灾放粮”的告示,许多人围着观看。

    衙门口熙熙攘攘,许多人拿着布袋往里进,许多人背了粮食往外走。这些人的脸上都增加了许多喜气。

    几个乡绅挤在一块咕哝:

    ——“这老爷一上任就放粮,这不是收买人心嘛!”

    ——“他收就收吧,可该我们带灾啦!官衙放了,说不定就轮到咱啦!”

    ——“他放是他有,咱不放,咱没有,他怎么着咱们?”

    ——“你碰得过他呀?他可不是一般的县太爷,他朝里有人,根子硬着哩!”

    ——“碰上他这一任,咱们算倒了霉啦!”

    ——“我看,还是在他跟前花俩吧,顺着比戗着强!”

     

    48、牢房

    韦嗣立和道子一块到牢房察看。

    牢房里关的都是一些慈眉善目、衣服褴褛的穷苦人。女牢里还有奶孩子的年轻妇女。

    韦嗣立询问监禁卒:“你查一查花名册,看这些人都犯什么罪?”

    狱卒:“多数是一些偷鸡摸狗的家伙,也有结伙打架的,调戏妇女的,借债不还的……”

    吴道子看一个青年人好象书生模样,就问他:“你是犯了什么事进来的?”

    青年人带理不理,翻眼看看,又把脸扭向别处。

    道子又问另一个和神气和他差不多的青年人:“你哪?”

    青年人没有好气说:“忤逆犯上!”

    道子:“怎么忤逆犯上了?”

    另一青年人抢着说:“编顺口溜。”

    韦嗣立:“编什么顺口溜?说说看。”

    青年人:“窄过道,没叶树,刮脸刀,油抹布,县衙里边没老鼠。”

    韦嗣立:“什么意思?”

    另一青年:“窄过道——碰见你就蹭你;没叶树——谁也别想占他的阴凉;刮脸刀——沾住你叫你脱层皮;油抹布——不信把你抹不净!”

    韦嗣立:“县衙里边没老鼠是什么意思?”

    青年人:“县衙里边没粮食了呗!”

    吴道子:“粮食哩?”

    青年人:“都给老鼠偷吃光了!”

    韦嗣立:“老鼠哩?”

    青年人:“喂猫了呗,猫比老鼠厉害!”

    道子和韦嗣立都笑起来。

    韦嗣立问狱卒:“都关了多长时间啦?”

    狱卒:“少的仨月,多的半年了吧!”

    韦嗣立对吴道子说:“你把名册带回去,一个一个审查一遍,把那些犯了鸡毛蒜皮事情的,统统都放了!”

     

    49、衙前街

    许多百姓敲锣打鼓给韦嗣立送金匾。

    韦嗣立和道子都出来在衙门口迎接。

    那个吃舍饭的老大爷挤到前边说:“老百姓虽然不会花言巧语,可是知道好歹,韦大人真是咱老百姓的父母官呀!”

    老大娘也凑到前边说:“你看见了咱老百姓的疾苦,你真是爱民如子啊!”

    那个直性的青年说:“我啥好听的话都不说了,就送老爷一副对联吧——位有隐明本以德,事无巨细善其为。”

    另一青年在后边高声喊着:“我也送老爷两句——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长。”

    韦嗣立向大家拱手致敬道:“你们才是我的衣食父母哇,韦某惭愧了!”

     

    50、县衙

    道子欢快地在大堂前扫地、洒水、浇花,好一阵忙活之后,坐在大堂前的石阶上小憩,又发现石桌、石凳还没有擦净,连忙跑过去擦擦干净,然后才心满意足地坐下来,仰着脸欣赏蜀中那明朗的兰天、白云。

    韦嗣立走过来:“道子啊,想什么呐?”

    道子:“我想啊,蜀中的山水真美,不知道要出多少名画家哩!”

    韦嗣立极感兴趣地:“说说看,为什么?”

    道子:“我娘说,大画家必须师从真山真水。蜀中有这么好的真山水,能不出大画家吗?”

    韦嗣立:“好山好水就能出大画家呢?”

    道子:“好山好水就是好画谱嘛,看得多了,画得多了,就画得好了,还不就出大画家了!”

    韦嗣立:“还有,好山好水气韵好,有灵气,人在这种环境生活久了,就会提高眼光,提高品位,画的画就不一般了!”

    道子:“怪不得我娘说自然山水是我最好的老师。”

    韦嗣立着意鼓励道:“好!那你就拜倒自然作老师,万水千山独自行吧!”

     

    51、蜀中山水

    蜀中山水,郁郁葱葱,既有北方的雄险,又有南方的秀媚。道子置身其中,对蜀中的山泉沟壑,怪石枯木,无不感到新鲜、新奇。

    道子天天出去写生:

    ——道子面对十万大山,顿觉胸怀象天地一样博大……

    ——道子面对万丈飞瀑,顿觉雄心象山峰一样崇高……

    ——道子面对千年古树,顿悟世事沧桑变幻……

    ——道子面对百年老藤,顿感世态悲惨炎凉……

     

    52、森林

    一日,道子背了画具,一个人钻入了大森林。满地小花嫩草,满地陈年落叶,满地蘑菇野菜,满眼枯木老藤,引诱他一步步向森林深处走去,越往里走越神奇,越往里走越阴森……

    走着走着,他突然发现,随身带的短剑丢失了。于是他失魂落魄一般回头去找:“短剑!我的短剑……”

    走着走着,他迷失了方向。原先,从大树隙里还能射进一缕阳光,后来,树是黑洞洞的,天是黑洞洞的,地也是黑洞洞的,他发怵了,象无头苍蝇一样四处乱撞。

    最终,他失望了,靠着一棵大树坐下来。

    他有些冷,四处拣些干树枝,点起一笼篝火。靠了火的温暖,他渐渐进入了梦乡……

    他梦见母亲拿了烧火棍在灶膛里拨拨弄弄,拨弄出一块烧熟了的大红薯,又热又烫,他两手倒腾着向门外跑。

    忽然,一只大黄狗将他的红薯衔了去。他拾一根棍子去打那狗,那狗反张牙舞爪向他扑来……

    他吓得浑身发颤,满额冷汗,“啊——”一声从梦中惊醒,睁眼一看,幽暗中,只见两只绿莹莹的眼睛射出凶光。

    忽听“哞——”一声,原来前边是一只斑烂猛虎。

    绝望中,他看见面前的火苗一闪一闪,还没有灭尽。于是,他哆哆嗦嗦赶忙把篝火烧大……

    火苗呼呼腾起,夹着噼噼叭叭的响声,四周明亮起来。

    就着火光,他再看那虎,突然觉得:“近距离看虎、画虎,不是千载难遇的良机吗?”

    于是,他壮起胆子,拨亮篝火,画起老虎来。

    画了一张又一张,张张都比平时画的有生气。道子欣喜若狂,不禁手舞足蹈起来……

    突然,他无意中发现,婉儿给他的短剑就失落在旁边不远的枯叶上。

    他猛扑过去,急忙拣起短剑,像溺水后抓住了救命筏,绝望中得到了神佑,情不自禁地放声大叫“啊嗬嗬……”

    那老虎见状,好象遇到了挑战,也“哞哞——”两声,很不情愿地掉头走去。

     

    53、悬崖上

    又一天,吴道子顺着石径,攀着葛藤,一磴一磴爬到了山顶。举目四望,群峰叠翠,万木争荣,激流飞瀑,云霭飘浮,他不觉兴致勃发,心旷神怡。

    于是,他支起画架,以群山为画谱,画起画来。每有得意之笔,他便背起双手,眯起双眼,后退数步,自我欣赏,自我陶醉一番……

    突然,道子一脚落空,从悬崖上跌落下来……

    也算道子命大,幸好被半山腰的一棵古松棚在树桠上,惊得几只猴子尖叫着四散逃跑……

    一只胆大的老猴,回头看看,见是一个人,就试试摸摸靠进吴道子。

    道子已经昏迷过去,棚在树枝桠上,一动不动。

    老猴子“吱吱”叫了两声,许多猴子便从四面八放围拢来。

    群猴围着道子“吱吱”乱叫,似乎在商量什么。接着,有几只猴子便匆匆离去,好象要寻找什么。不大一会功夫,几只猴子陆续回来了,有的采回来了山葡萄,有的带回来了红柿子,有的抱着各种各样的山野果,还有一只猴子用破瓦罐提回来了一罐山泉水……

    老猴子指挥群猴给道子喂水、喂水果、喂葡萄……

    道子慢慢苏醒过来,山葡萄汁把他酸得直抽鼻子……

    群猴看见道子苏醒过来,高兴得乱蹦乱叫……

    道子睁眼一看,不觉一惊,身子一打哆嗦,又从树枝桠上跌落下来……

    众猴子一片惊叫……

    道子又跌落在不太远的一块突出的岩板上……

    群猴稍稍松了口气。

    道子没有昏迷,疼得呲牙咧嘴直哼哼……

    群猴又围过去,但是不敢近前,逡巡跳跃,一副万般无奈、无可奈何的样子……

    忽然,一只老猴看见山崖下边有一个砍柴的樵夫,兴奋地叫起来。

    立时,群猴们齐声乱叫,满山满谷都是回声。

    樵夫听到群猴乱叫,好生奇怪,抬头四处搜寻,发现有一个人躺在石岩上,立刻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于是,他拿出抓钩,解开绳索,搭到山崖上,手拉绳索,攀缘而上,去救道子……

    群猴围绕樵夫欢呼跳跃,象是给樵夫加油、鼓劲。

    樵夫绕到山崖上边,把绳子放下去,示意道子把绳子捆在腰间,把他拔上来。

    道子按樵夫吩咐,把绳子拴到腰里,喊一声“拔”,群猴和樵夫一齐用力,将道子往上拉……

    道子忽然看见一只猿猴,蹲在一块岩石上,朝他做鬼脸。他觉得可亲、可爱。于是,大喊一声“停——”,他不上去了,要樵夫将上边的画夹、画笔放下来,他要为那猿猴画写生。

    樵夫大声喊着,要道子上来。

    道子执拗着不上。

    樵夫无奈,只得将画具给他卸下去。

    道子朝猿猴做个鬼脸,开始为猿猴画写生。

    樵夫看道子坐着松枝,依着山崖,为猿猴画写生,苦笑着嘟囔说:“真是奇人,疯子,精神病……”

     

    54、滚瀑崖上

    这一天,红日将坠,晚霞流彩。吴道子看看天色已晚,急忙收拾画具,准备回城。

    面前横着一条不算太宽的滚瀑。水不深,水下的石头清晰可见,有几块大石头还露在水面,趟过去应该没有问题。

    道子脱了鞋,卷起裤脚,背好画具,提着衣服,小心翼翼地往前走。可能是水下石头太滑,他有几次趔趔趄趄几乎滑倒,不过只是晃了几晃,还是站稳了身子,一步一趋往前挪。眼看过了水流最湍急的一段,再走几步就过到对岸了,突然脚下一滑,道子一声大叫,整个身子被激流裹挟着顺水而下,经过几次跌落,随河道向下漂去……

    在下游河到拐弯处,道子被一块巨石挡住。待他爬上岸来,已经精疲力尽了。他躺在岸边的草地上,喘息着说:“喝,喝饱了,真喝饱了……把一二十年的水都喝进去了!”

    他整整衣服,收拾画具,见所画之画,互相濡染,已经面目全非。道子摇摇头,一副啼笑皆非的表情。

    忽然,他看到一幅山水画,被水濡染之后,气韵更加生动。于是他颖悟了,兴奋了。一跃从地上跳起来,拿起那幅画,左看,右看,兴奋不已,手舞足蹈起来:“我成功啦——”

     

    55、道子画室

    画室四壁墙上都贴满了他画的山水画。

    道子正在画案上兴致勃勃地画一幅“巴蜀三关图”。

    韦嗣立兴高采烈地走进来:“道子啊,这几天有什么新作呀?让我欣赏欣赏。”

    道子:“惭愧得很啊,没什么新作,一幅“巴蜀三关图”还没有画完哪!”

    韦嗣立:“来,看看!”两人各扯一端,把一幅“巴蜀三关图”看了又看。然后,干脆贴在墙上,仔细端详。韦嗣立不住点头,他对这幅画比较满意:“好,好。入蜀三年来,你的画有很大长进,尤其是山水画,可谓是‘自成一体’了!”

    道子:“我不是自成一体,我是长了身体!”

    韦嗣立把道子拉到身旁,拿手比了比说:“哦,还真是人高马大了。原先只这么高,现在这么高,比过去高一头了!巴蜀真是好地方啊,既长个头,又长才能!”

    道子不无感触地说:“如若再给我三年时间,我就会画得更加得心应手了!”

    韦嗣立:“三年时间怕是没有了,我这三年一个圆任已经到期了,再过些时我们就该回去了!”

    道子:“真的?”

    韦嗣立:“真的!”

     

    56、道子卧室

    皓月当空,夜阑人静,隐隐传来巡夜的梆子声。

    道子独坐窗前,仰望繁星,浮想联翩,思念起家乡来……

    ——他正趴在雪地里画兔子,公孙婉儿走过来,把兔子惊跑了。道子生气的眼睛。婉儿一连几个空翻,为道子抓住了一只兔子。

    ——阳武县房屋拐角处,婉儿追过来,塞给道子一把短刀。道子不解其意:“这……”婉儿娇嗔地:“你……防身用。”

    ——吴家茅屋,吴母终于同意婉儿留下来。婉儿兴奋不已,偷撇一眼道子,眸子一闪,万般风情,勾人心魄,道子久久不能忘怀……

    这时,韦嗣立推门进来。

    道子站起来:“老爷……”

    韦嗣立:“这么晚了还没有睡,想家了吧?”

    道子:“不不……”

    韦嗣立:“出来这么久了,怎能不想。前一阵儿河南很乱,你写信回去没有?”

    道子:“写了,没有回音!”

    韦嗣立:“再写一封家书吧,我给你准备了一点银子,明天叫信使给送回去,也该先将家里安置安置了……”

    道子:“安置什么?家里挺好的。”

    韦嗣立:“家里光你母亲一个人,里里外外,终是忙不过来。再说,她老人家年纪越来越大了,也该有个人照顾……”

    道子:“这个……暂时还没有必要……”

    韦嗣立:“你心里是不是已经有了人了?”

    道子:“没……没有……”

    韦嗣立:“那个舞剑的姑娘……”

    道子:“没有,没有……”

    突然,巡夜的梆子声急促响起,森然而恐怖……

    道子机警地冲向门口,侧耳细听……

    韦嗣立:“怎么回事?”

    ——远处隐约传来“抓贼啊——抓女贼!”的喊声。

    道子:“……是后花园方向!”

    韦嗣立:“后花园?走,看看去!”

     

    57、阁楼

    道子和韦嗣立站在阁楼上,向后花园张望。

    十几个守夜的衙役,围着一个侠客装束的女贼互相厮杀。

    女贼使一柄长剑,十几个衙役竟到不了跟前。

    两个胆大的衙役执戈逼进,女贼一个花剑,竟将两人的长矛打飞圈外。

    又有两个衙役从后边偷袭过来,女贼一个后空翻,两脚蹬在两人的胸脯上,两人立刻摔了个仰面朝天……

     

    58、阁楼

    道子惊疑的面孔。

    他眼前浮现出公孙婉儿雪地抓兔子的情景……

    韦嗣立脱口而出:“这女子如此了得!”

    道子:“看她如此功夫,如此装束,绝非一般女贼。”

    韦嗣立:“她会是来干什么的呢?”

    道子:“一下子还难易猜测。”

    韦嗣立:“为钱粮而来?”

    道子:“只此一人,不象!”

    韦嗣立:“是要劫狱救人?”

    道子:“劫狱不会从后花园进来呀!”

    韦嗣立:“可是……从后花园进来,是干什么呢?”

    道子:“这……倒叫人颇费思量。”

    韦嗣立:“看这架式……莫非还让她逃了不成?”

    道子:“不至于吧……好汉难敌人多!”

     

    59、后花园

    众衙役圈成一个圆圈,把女贼围在中间,盘旋进刺。

    女贼腾空一跃,跳出圈外,又一跃,跳上墙头。

    几个衙役叫着喊着,追到墙下。

    女贼转身欲走,却被斜刺里抛出的一根“捆仙索”捆住,跌下墙来。

    一群衙役扑上来,将女贼拿下。

     

    60、阁楼

    韦嗣立和道子一见女贼被拿下,齐声叫好。

    韦嗣立拉了道子说:“走!我们连夜审讯,看她是何等人物!”

     

    61、大堂

    县衙大堂,灯火通明。

    韦嗣立威严地坐在大堂正中,吴道子侍立在韦嗣立身旁,八个衙役在下边分两旁站立。

    韦嗣立:“把女贼带上堂来!”

    几个衙役把女贼跟头流水地推搡进来。

    女贼亭亭玉立,傲然不跪。

    众衙役齐发虎威。

    两个衙役上前将她按下。

    韦嗣立:“叫什么名字,那里人氏,夜入县衙,意欲何为?”

    女贼不语,藐视地将头转向一边。

    道子陡然一惊:那女贼酷似婉儿。

    不禁失声叫道:“婉儿——”

    韦嗣立十分惊讶,问道子:“是马戏团那个公孙吗?”

    “……”婉儿不语。

    韦嗣立对衙役们挥挥手:“你们都下去吧!”

    婉儿泪如泉涌般流下来。

    韦嗣立走下来抚慰她:“起来起来,双流离河南五六千里,你怎么到这里来了?也不先捎信说一声。”

    道子扑过来抱住婉儿:“婉儿,婉儿,你别哭啊……”

    “……”婉儿仍然呜咽不语。

    道子为婉儿拭泪……

    婉儿抬眼看道子,见他腰里还挂着她给他的那柄短剑,就像见到了亲人,一下子扑到道子怀里,一副悲痛欲绝的样子。

    韦嗣立急得直搓手:“你是跟马戏团一块来的吗?马戏团现在哪里?”

    道子:“你怎么不在家里?家里出了什么事吗?”

    婉儿终于忍禁不住,“哇——”一下痛哭失声。

    道子:“婉儿,怎么啦?出了什么事呀?”

    婉儿看着韦嗣立,不便开口。

    韦嗣立知趣地说:“我到后堂还有点事。你们谈,啊!”

    说罢,走了出去。大堂里撇下了道子和婉儿两个人。

    婉儿呜呜咽咽道:“我爹……他……他出事了!”

     

    62、(回忆)挖河工地

    官府要挖运粮河,公孙强和马戏团的许多青壮汉子都被抓去做苦役。

    他们整天在水里打桩、编荆笆,许多人的肉都泡烂了,生了疮,长了蛆……

    加之传染病发作,活又重,又吃不饱,时常有人逃跑,有人就死在了工地上。

    这天,有几个苦役病倒了,躺在工棚里下不了河。

    公孙强烧了热水,为他们洗疮口……

    监工的官兵走进来,赶病号下河。

    病好哀求,路都走不了,没法下河。

    官兵不由分说,举起鞭子,劈头盖脸就打,打得病号呼爹叫娘……

    公孙强拦住官兵,替病号辩解。

    官兵举鞭就打公孙强,打得公孙强鼻口出血。

    然后又将公孙强同其他苦役一起,像赶牲口一样被赶下河去打木桩……

    天近傍晚,一个监工的官兵吆吆喝喝在苦役们跟前踱来踱去,不准苦役们上岸……

    开饭了。

    官兵一个人坐在岸上吃饭。

    苦役们继续在水里干活。

    苦役们一个个眼里冒火。

    公孙强悄悄爬上岸去……

    官兵发现了:“干什么?你!”

    公孙强:“尿尿!”

    官兵举鞭抽打过来:“水里不能尿?还爬上来,作你娘的狗怪!”

    公孙强趁官兵不备,脚下一绊,搭手一推,将官兵推下水去。

    几个苦役一齐上去,将他的头摁进水里,冒出一阵水泡,吣死了。

    公孙强压低嗓门说:“弟兄们,咱这一回是被逼到死路上了,呆这儿也是死,反了他娘的也是死。咱们一不做二不休,今晚把值夜的宰了,我掩护你们,有家的回家,没家的躲进山林,各自都逃活命去吧!”

    苦役们纷纷抄起家伙,爬上岸来:“拼一个够本,拼两个赚一个!”

    ——“干吧,干了有条路,不干没有路!”

    ——“窝窝囊囊是死,风风火火也是死!”

     

    63、夜,工棚

    公孙强带着几个人偷偷摸摸从工棚里钻出来,躲进一簇草丛,慢慢接近值夜的官兵,突然将一根绳子套到官兵的脖子里,背起就走,那官兵像死猪一样,连哼也没有哼一声。

    而后,放火烧了工棚。

    大火从一排连一排的工棚里熊熊烧起……

    顿时,整个挖河工地象开锅一样乱起来……

    ——值夜的锣声“当当当”响成一片……

    ——官兵们嗷嗷大叫:“起火啦——起火啦——”

    ——苦役们东奔西跑,找不着路径……

    ——公孙强跳出来指挥众人撤退:“这边,这边!往山林里跑——往山林里跑——”

    几个官兵拦住去路厮杀……

    苦役们一阵乱棒将他们打倒……从他们身上踏过去。

    在公孙强指挥下,苦役们大部顺利逃跑……

    还有几个人跟在公孙强左右,背着、搀扶着伤病的苦役们,走在最后,往外边逃……

    公孙强见大队官兵追捕过来,就让几个弟兄搀扶着伤病的苦 役向一片丛林跑去。

    他自己掉转头来,高举火把,叫着喊着朝另一方向逃跑,故意把官兵引向自己……

     

    64、挖河工地

    公孙强被装在一个囚车里,有官兵押着示众:

    “逃避劳役,殴打官兵,今天示众,秋后处斩!”

    一路喊,一路敲着大锣,“咣——咣——”

    走了一处又一处,反复重复地喊着:“逃避劳役,殴打官兵,今天示众,秋后处斩!”

    “咣——咣——”

    苦役们喷火的眼睛。

     

    65、大堂(回到现在)

    婉儿泣不成声。

    道子悲痛欲绝。

    过了许久,道子才想起询问家里的情况。

    道子:“……家里怎么样?”

    婉儿:“官兵到家里搜捕,我趁天黑逃了出来……”

    道子:“山高路远,你识得路吗?”

    婉儿:“我鼻子底下有嘴……”

    道子看看婉儿消瘦的面容、褴褛的衣服,心酸地说:“你受苦了……”

    婉儿:“我一心想见到你,想把心里的苦水给你说说,我别的啥都不顾了!”

    正在这时,韦嗣立走进来:“既是这样,你且在县衙住下,容我慢慢安排。”

    道子也说:“住下吧,慢慢再想办法。”

    婉儿:“……我的事就这样了,到处游荡就是……你们别担心我,我只是担心婶子以后可怎么办啊?……”

    道子:“韦大人,我还是回去看看我娘吧?”

    婉儿:“不不,你可不能回去!官兵正四处搜捕,要满门抄斩!要株连九族哩……”

    韦嗣立:“既是公孙与官府结怨,麻烦在他一人!婉儿也需要躲避一时。至于道子……”

    婉儿:“他会有事吗?”

    韦嗣立:“他在我这儿……应该没事!”

    道子:“那婉儿呢?她到哪儿去躲好呢?”

    韦嗣立:“……最安全的地方,还是住在县衙里边!”

    道子:“官府正在通缉她,她躲在县衙,不是太危险了吗?”

    韦嗣立:“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我是说住在双流县衙!”

    “不,不不!”婉儿心存疑虑,所以坚决不肯住在县衙。

    韦嗣立征求道子意见:“你说哪?”

    道子:“那倒是,县衙没人搜嘛!”

    韦嗣立示意道子劝劝婉儿。

    他也苦苦解劝婉儿住在县衙。

    婉儿:“我不愿连累韦大人!县衙终究不是长居之地……”

    道子:“不说长居,暂且住下,以后慢慢商议。”

     

    66、道子卧室

    婉儿:“我想好了,我还是得走!”

    道子:“为什么?”

    婉儿:“天下老鸹一般黑,当官的向着当官的,我住在这里不保险。”

    道子:“韦大人是我的恩人啊,他不会抓你的。要抓你,刚才就把你抓了!”

    婉儿:“当官的都听朝廷的,一个批文下来,他自己自身难保,还顾得了你吗?”

    道子:“韦大人说我应该没事的,我母亲也不会有事啊!”

    婉儿:“你以为官府都是论理的?嘴是圆的,舌头是软的,他说你没事你就没事,他要说你有事你就有事!”

    道子:“韦大人不是那种人啊,他不会出卖我们的!”

    婉儿:“虎心隔毛羽,人心隔肚皮,事到临头,你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再说,万一上边发现了,不也连累他韦大人嘛!”

    道子:“那你说该怎么办呢?”

    婉儿:“咱俩一块走吧!回家去,把你母亲接出来,到一个 生僻的地方,过自己平静的日子!哪里黄土不埋人,何必一棵树上吊死人哩!”

    道子:“……也好。只是我这画……”

    婉儿:“第一是生存,生存都不能安宁,还说什么画画!”

    道子:“你知道,我从小喜欢画画……”

    婉儿:“画画是一种爱好,到哪里不能画画?非得跟着韦大人才能学画吗?那么多大画师,也不是跟着韦大人学的画!”

    道子下了决心:“好吧,咱们一块走!”

    两人仓促地收拾了一些东西,打两个小包袱背了,趁着夜色,溜出小门,匆匆离去……

     

    67、清晨,县衙

    韦嗣立走出门来,伸了一个懒腰,喊:“道子,道子!”

    没有人应声。

    他走到道子窗户下边,敲敲窗子,又喊:“道子,道子!”

    仍没有人应声。

    他搭手推门,门是虚掩着的。

    韦嗣立立刻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他有点惊奇,立刻吩咐衙役:“快!快去追道子,他不会走得太远!” 

     

     

      

    Copyright©2014 http://www.wdzh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亚洲365滚球_玩滚球用365_365滚球网站靠谱吗 豫ICP备13018031号

    联系电话:  联系地址:

     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