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亚洲365滚球_玩滚球用365_365滚球网站靠谱吗(图)
  • 吴道子(2681次)
  • 河南禹州惊现吴道子真(2522次)
  • 亚洲365滚球_玩滚球用365_365滚球网站靠谱吗(图)(2490次)
  • 百代画圣吴道子(1697次)
  • 亚洲365滚球_玩滚球用365_365滚球网站靠谱吗举办“(图)(1490次)
  • 《画圣吴道子》分集故(1475次)
  • 画圣吴道子赞(诗歌)(1442次)
  • 吴道子和钧瓷(1350次)
  • 5、副院长:杨万成(1087次)
  • 《吴道子生卒故里考》(1075次)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画坛动态 >> 浏览文章

    《画圣吴道子》


     

    第一集  矢志学画

     

    1、荒郊

        雪霁,太阳硕大而苍白,象一只坠落的风筝,徐徐贴近了淡淡的山影。

        一条从山脚弯出的小蓝河,挣破冰封雪冻的大地,懒懒地向“地陷东南”的壑口处蠕动,在白茫茫的雪景上蜿蜒出一条粗粗细细的黑色河道。

     

    2、小桥头

        这是一座很原始的小木桥。桥头一丛荆棘,枝条上挂满雪凇,妆成了一蓬玉树琼枝。

        一柄搏击着朔风呼呼旋转的“风葫芦”,好显眼!一则因其艳,一则因其动。

        “风葫芦”下边蜷伏着一个十多岁的小男孩,他就是吴道子,身上覆盖着厚绒绒的雪被,象一只白熊,只露出一双专注的黑眼睛和两只红肿的小手。

        突然,他打了一个激凌,将头抬起,又迅疾埋下,两眼闪出激动的光,盯紧桥对岸一片高低错杂的乱坟冈。

     

    3、乱坟冈

        冈上布满大小不一的坟丘,坟丘间突兀着十数株森森的古柏。古柏脚下匍伏着一簇簇干枯的蓬蒿。蓬蒿旁边大多立有一块墓碑,墓碑前边用两块方石支起一块条石就算供案,祭祀时就把供品摆在石案上。

        现在无人祭祀,石案上满是雪。一石案下有个黑黑的洞穴。一只饥饿的野兔从洞中探出脑袋,竖竖耳朵,抽抽鼻子,眨眨猩红的眼睛,机惊地左顾右盼。然后跳出来,先在周围逡巡一遍,而后小心翼翼地蹦到河边来,用前爪扒拉开一处松软的雪,去啃那已经干枯的野草……¨

     

    4、小桥头

        一身武侠装束的小女孩,这就是公孙婉儿。她大约也就十多岁样子,走到男孩身边,弯下身去,好奇地瞅着吴道子黑灵灵的双眼,顺着道子的眼光寻向对岸,寻向那啃草的野兔……

        婉儿身后不远,立着一位满脸短髭的青壮汉子,他叫公孙强,手中牵着一匹高头大马。突然,那马无端地咴咴大叫……

        野兔一惊,失魂落魄地逃回洞去……

        道子腾地跳将起来,怒视那马,而后拔起身旁的“风葫芦”,用棍柄去打那马。

        公孙强高兴地哈哈大笑。

        道子忿忿地冲那汉子大吵:“你的马把我的兔子给吓跑了,你赔,你赔我的兔子!赔我兔子!”

        公孙强:“是吗?我的马把你的兔子给吓跑了,我得赔你的兔子?”

        道子:“当然!”

        公孙强:“好好好,我赔。你叫什么名字?”

        道子:“我叫我,不用你管!”

        公孙强:“呵,我要赔你兔子,你连名字都不告诉我,有这 种道理吗?你叫我,我就赔我吧?”

        道子想了想:“叫道子!”

        公孙强:“哦?你是姓吴吧?”

        道子惊疑的:“你,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姓吴?”

        公孙强:“我是你公孙大叔啊。”

        道子抗议:“你占我便宜,不干 —— 你赔,赔我兔子!”

        婉儿:“兔子是野的,怎么是你的?”

        道子:“是我的,就是我的!我天天要照着兔子画兔子,兔子是我的画谱,你把画谱给我吓跑了,你就得赔!”

        婉儿突然明白了:“啊,原来你是要照着兔子画兔子。那好,我赔你一只兔子就是!”

        道子鄙夷地耸着鼻子:“你?就你?你赔不起!”

        忽然,小男孩瞥见,小河对岸那野兔又从洞内钻了出来。他拿食指压在唇上:“嘘——”,又猫着身子向桥头挪去……

        公孙强向小女孩递个眼色。

     

        婉儿“嗖——”一声,接连几个空中翻,就跳到河对岸。

        那野兔惊恐地四处逃窜。

        婉儿武功高强,动作萧洒,一个就地十八滚,就象老鹰捕小鸡一样把野兔伸手逮住。

        而后,婉儿又一个连续 空 中 翻,又回到河这边,轻轻落在道子面前:“给,赔你的兔子!”

        道子接兔子时,突然发现婉儿腰里挂着一柄短剑,长不盈尺,十分精巧,跟自己家的一模一样,不仅看直了眼。

        婉儿惊奇地:“你看什么?啊,你喜欢我的短剑?”

        道子:“不,我不喜欢别人的东西……”

        婉儿:“那你盯住我看什么看?”

        道子:“我看你……会武功?”

        公孙强:“你喜欢武功吗?婉儿可以教你。”

        道子:“不,我喜欢画画!”

        婉儿:“你跟谁学画画 ?”

        道子:“跟我妈。我妈会画门眉、画窗额、画牌坊,还会刻花、刻鸟、刻人儿……”

        公孙强关切地问:“什么都是跟***学的,咋不跟你爹学哪?你爹不会吗?”

        道子噘起嘴,嘟哝说:“我爹……病了,病了好久了,他起不来床,我家啥事都靠我妈……”

        公孙强满脸惊愕,五官都挪了位置。

     

    5、病榻前

    吴道子的父亲半躺半卧在床上,闭着眼睛不停地咳嗽。

     

    道子妈伏在他耳旁反复喊着:“他爹,你看看是谁来了——是公孙大哥,还有婉儿,他们都来看你来了!”

    道子、婉儿、公孙强都围在道子爹床前。

    道子爹睁开眼睛,痴痴地望着公孙强……忘不了的一幕又浮现在眼前:

     

    (回忆)……那年,道子爹办喜事,花轿走到半道上,贾大户家的二少爷骑着大马,带着家丁,抢了新娘。新娘哭,新郎怒,以死相拼,被贾家撂下崖去……

    正在危难之时,公孙强带着马戏班的一班人正好从这里路过,见状,顿生侠义之情,立时把新娘从贾家夺了回来,并把贾家二少爷打得半死不活……

    道子爹感恩不尽,在路边插棒为香,结为 金兰之交。

    公孙强拿出一把短剑,长不盈尺,十分精美,递给道子爹说:“路途之中,没啥赠送,就把这柄短剑给你,算做纪念吧!”

    从此,两家常来常往,亲如一家。

    一次酒至半酣,两人约定,以后有了儿女,就做儿女亲家。

     

    (转回现在)道子爹拉住公孙强的手艰难地说:“兄弟呀,兄弟!转眼就是多少年了……快十年了吧?十来年没有看见你的人影了,你到哪去了呀?”

    公孙强:“眼下混饭难啊,云游四海,居无定所,到处流浪,没有个固定的窝啊……”

    道子爹:“我这病啊 ……好几年了,咳!这一段,我老梦见你……我怕见不到你了哇……”

    公孙强:“大哥,你别胡思乱想,有病咱慢慢治,啊,没有不治的病,治治就好……”

    道子爹:“唉……我还有心病啊,不见你说说,我放心不下呀……我躺在床上,一躺就是好几年,道子他妈,身子骨也不好,道子也该学点手艺了,没人调教不行啊!不学点手艺,以后指啥过日子哩……”

    公孙强:“大哥,你只管治病,别想那么多,车到山前必有路。这些年不都这样过来了——眼看走投无路了,撑住走下去,咳,天无绝人之路,这路比原来走的还好哩!你说是不是?”

    道子爹:“还有,道子和婉儿的事儿……”

    公孙强:“大哥,我说过了,咱只管看病,先别想那么多,啊,咱看病,看病要紧啊,他俩的事儿你甭操心,有我哩!我办,我给他们办!”

    道子爹拍拍公孙强的胳膊,叹口气:“唉……兄弟……”

     

    6、清晨,河边

    马戏团的人在练功,有的蹬缸,有的转盘,有的拿顶,有的空翻……

    婉儿把一柄短剑舞得嘀溜溜转……

    道子在一边看得目瞪口呆。

    婉儿邀请道子进来练着玩,教他学空翻。开始几次不行,几次之后便入了门,翻起来已像模像样了。

    马戏团的人都称赞道子有悟性。

    公孙强看了就走过来劝道子学马戏:“小子,行啊,是块料。干脆,你跟我学马戏吧!”

    “不!我要学画画!”道子倔强的撒腿就跑。

     

    7、吴家小院

    靠墙角用棍棒扎起一道小篱笆,圈着那只逮来的野兔,道子手执风葫芦,伏在篱笆上,十分专注的在观察着兔子的特点和习性。

    公孙婉儿手握短剑走过来,与道子一块玩,玩的十分融洽。

    道子:“你会画兔子吗?”

    婉儿:“会——”说着便拿短剑在地上划,边画边念:“豁豁嘴,圆圆眼,后腿长,前腿短……”

    道子也拿风葫芦的棍柄在地上画,边画边说:“画兔子,怎么画,长长的耳朵短尾巴,红红的眼睛 豁 豁 嘴,不会走 路瞎 蹦 跶 ……”

     

    8、村巷

    少年吴道子领着一群小孩,每人手中擎着一柄“风葫芦”,满村疯跑,追逐嬉闹,边跑边唱:    

                画兔子,怎么画?

                长长的耳朵短尾巴,

                红红的眼睛豁豁子嘴,

                不会走 路 瞎 蹦 跶。

                ……

    9、场 院

    道子和他的“葫芦队”疯跑着冲进场院。

    场院当中,有许多人围着十七头牛,有的抓耳挠腮,有的闷头吸烟,有的窃窃私语,有的相互争论……

    原来,村里有一老汉养了十七头牛,临死前想把十七头牛给三个儿子分了。他说:老大受劳累多,分二分之一;老二也出了力,分四分之一;老三没啥负担,分六分之一。不许作价,也不许杀牛。大家费了很大劲,都没法按老头的意思给他兄弟仨把家分了。

    一群小孩也挤进来,加入了分牛队伍,跟着大人瞎 嚷 嚷。

    道子在一旁听清了原由,就检根柴棒,随手在地上画了一头牛,眨巴着眼睛,歪头想了想,挤进人群说:“我能分。”

    许多人不信,拉住他说:“别闹,别闹,大人在这儿说正经事哪!”

    道子挣脱拉他的人,大声说:“我不瞎闹,我就是能分得开,我能分得开这十七头牛!”

    一个老汉把胡子尖戳到了道子鼻尖上,端详半晌,认真地问:“你学过小小九?”

    道子:“我妈学过。”

    老汉又问:“你学过斤乘六?”

    道子:“我妈学过。”

    一个小伙子站到道子面前说:“你要能把这十七头牛给他弟兄仨分开,我就拜你做老师!”

    人群中嚷嚷起来:“道子说能分,就让孩子试试么!”

    听众人都这么说,管事的就顺水推舟说:“能人不在年高,就让他分分吧!”

    道子说:“我这儿画了一头牛,加上去,按十八头牛分……”

    有人揽住说:“别别别,这是分活牛,你画那牛咋算数呢?”

    道子说:“我画这牛,权当我家那头活牛,分给谁谁就把我家的那头牛牵走!中吧?”

    有人嚷道:“你一个小孩家,说话能当家吗?”

    有人反拨说:“算啦,别找事啦!自己算不成的账,请人帮忙,算算得了。瞎起哄啥呀,起哄!”

    众人都说:“中中中,算吧,算吧!”

    道子指着老大说:“你家十七头牛,你分二分之一,分不够九头,给你九头。牵走你的九头牛吧!”

    老大高兴啦,说:“反悔不反悔?”

    道子说:“不反悔,你牵走吧!”

    道子又指着老二说:“你分四分之一,分不到五头,给你五头,咋样?”

    老二想着自己也 沾了便宜,牵上牛,笑眯眯地走了。

    剩下老三了,道子说:“你分六分之一,只能分俩多,分不够仨,是不是?”

    老三说:“对,分不住仨。”

    道子说:“牵仨。牵走吧!”

    分的结果:老大九头,老二五头,老三三头,总共分了十七头牛。

    道子说:“我画这头牛还是我的,我毁了。”说着就用脚去毁。

    人群沸腾起来,交口称赞,啧啧连声。

    一个账房老先生,夹着算盘,走到吴道子跟前,悄声说:“孩子,你真聪明,有天赋。跟我学珠算吧,将来一定能出息成一个好管账先生。”

    道子摇摇头,坚决地说:“不,我不学珠算,我要学画画!”说罢,从地上捡起“风葫芦”,抬腿就跑。

    “葫芦队”的孩子们也跟在吴道子后头,一窝蜂地向外跑去。

     

    10、空场院

     马戏团正在村子中间一个空场院里演出马戏。

    看的人太多,吴道子和他的“葫芦队”也来了,他们从大人们的腿旮旯里往里钻,钻不进去;急得绕圈转着,蹦着跳着,仍然看不见。于是,他们瞅准了周围的大树、房顶、草垛,很麻利地便爬了上去。

    这下他们算看清了:公孙婉儿,就是那个为吴道子逮兔子的小女孩,剑器舞的非常好;她父亲公孙强会硬功,破砖、碎坛、弯枪、断杠,样样精到。

    孩子们和大人们一起,在房上、树上、草垛上大声叫好。

    道子忘记了自己是在房上,高兴得跳起来叫好。一不留神,从房顶上掉下来。

    全场立时大乱。

    公孙强、公孙婉儿都暂停了演出,跑过来看吴道子。

    道子没有摔坏。疼得他呲牙咧嘴,还是嘴硬:“没事没事,还得演啊,还没过瘾哩!”

    大家还是围着他不去,给他揉呀、捏呀、捶呀、问呀,生怕他有点好歹。

    这时,忽然人群骚动。有人在外边喊:“不好了,不好了,道子呐,道子在这儿没有?道子他爹……咽气啦!”

    公孙强一惊,背起道子就跑;婉儿不顾卸妆,跟在后边向道子家跑去;许多乡亲也慌慌张张向吴家涌去……

    道子的那只“风葫芦”还插在草房顶上,孤寂的迎风旋转。

     

    11、送殡路上

    “风葫芦”幻化成一个白色的世界。

    白色的山径、秃树,白色的孝衣、孝帽,白色的招魂幡……

    琐呐声弱起,渐强。

    一支送葬队伍从远处走过来。

    响器班鼓着腮帮、瞪着眼珠、敲着梆子,卖力地吹奏着哀乐。

    吴道子身着白衣,戴着孝帽,随男孝子们一起,跟在引魂幡后边。

    接着是抬黑木棺材的男人……

    最后是号啕大哭的女孝子……

    一行人哀哀戚戚、吹吹打打地远去……

     

    12、一庙宇前

    庙宇座落在半山坡上,后边林木葱郁,前边绿水缠绕,环境幽雅静谧,庙内香火不错。

    庙前新建一座牌楼,一名老画师,须发苍白,带了一名徒弟,正在为牌楼进行彩绘。

    送葬队伍从牌楼前经过。

    道子偶尔抬起头,突然像发现了蓬莱仙境,遇见了南海观音,立刻睁大了红肿的眼睛,紧紧盯住了老画师。

    老画师嗜酒。每动手作画,总要从腰间摘下酒葫芦,先嘬上一口,而后动手作画。画未几笔,便退后几步,眯起眼睛,端详一番,揣摸一阵,而后又嘬上一口酒,再动手画几笔,神情怡然自得。

    道子被画师和他的画深深吸引了。他脚步越走越慢,越走越慢,后来干脆站了下来,贪婪的注视着。

    后面的大人们只顾哀哀戚戚地哭,只顾蒙了孝帽跟着前边的人走,道子掉了队竟没人知道。

     

    13、墓地

    新坟已成。坟头插着柳椽、哀杖和引魂幡。

    孝子们开始在劳盆内烧纸。

    亲人们跪了一片,上了香,焚了纸,然后叩头,然后一齐痛哭。

    这时人们才发现不见了吴道子,立刻叫起来——

    “道子,道子哪,道子哪去啦?道子——”

     

    14、庙宇前

    小道子跪在老画师面前,连连磕了几个头,仰起渴望的脸,哀求说:“师父,您收下我吧,我要跟您学画!”

    老画师身旁站立着一位跟道子年龄差不多的男孩,是老画师刚收下的徒弟,叫杨惠之,双手捧着颜色碗,积极向老师撺掇:“老师,收下他吧,他挺聪明的,一定能学好!”

    老画师上下端详道子,见道子一身重孝,摇摇头说:“养不起了,养不起了!”

    道子苦苦哀求:“师傅,我饭量小,吃不多饭,啊,吃不多饭!不,师傅,我不吃饭!您养得起的,我不吃饭行不?”

    惠之说:“老师,收下他吧,我的饭均给他吃。”

    老画师仍然是摇头,没有要收他的意思。

    吴道子像捣蒜一样使劲磕头:“师傅,你收下我吧!我给你磕一千头,一万头。你要不收我,我磕死这里也不站起来!”

    老画师为难地叹口气:“唉,你叫什么名字?”

    道子:“我,叫吴道子。”

    老画师:“你父亲叫什么?”

    道子:“我爹死了,今个就是去埋我爹哩。”

    老画师:“哎呀,那可不行,你娘她愿意吗?”

    道子:“愿意,一百个愿意,一万个愿意!她要不愿意,我就出家,永不回家了!”

    老画师:“那你起来吧,回家去商量商量,***若愿意了,就叫***领你来。”

    道子:“不,你先收下我,我再回去叫我妈。你不先收下我,我还是不站起来!”

    老画师又叹口气:“唉,你画过画吗?”

    道子:“画过,画过好多画!”

    道子从怀里掏出许多自己画的画稿,有兔子,鹌鹑、喜鹊、荷花、梅花、兰……

    老画师:“你这是照什么画的?你有画谱吗?”

    道子:“有,我有真画谱。”

    老画师:“拿来让我看看。”

    道子:“我妈说,天下万物都是画谱。我想画什么,就照着什么画。”

    老画师:“哦?是这样!要是你想画我,你能照着我画吗?”

    道子:“能!”忽然,他觉得话说过了头,就不好意思的笑着,挠挠头,说,“我画不好。”

    老画师倒来了兴致,鼓励说:“没关系,来来来,试试看,试试看!”

    道子铺好画纸,趴在地上,仰着脸,将老画师仔细端详了一番,然后就认认真真地画起来。

    不一会,像画成了,他不好意思的将画像递给老画师,悄悄退到一边,偷偷观察老画师的脸色。

    老画师的脸上绽出了笑意,越绽越多,溢满全脸。尔后指着画像上的头发和胡子说:“为什么将我的头发和胡子都画成一片黑呢?”

    道子搓着手,扭怩着,不好意思地说:“头发胡子太多,我画不过来,就画成一片黑。反正头发胡子谁也数不过来!”

    老画师高兴地说:“好,有悟性!”随即将惠之拉过来说,“惠之啊,你虽然比道子早来些日子,但是你的年龄没他大,悟性也没他高。从今以后,他就算师兄,你就算师弟啦!”

    惠之高兴地搂住道子的脖子喊:”好,小师兄,小师兄!”

     

    15、吴家小院

    道子妈擓了礼物,领了道子,正要出门去拜见老画师,老画师正好也走上门来。

    道子妈赶忙施礼说:“正要去拜望老师,老师就来了,这点礼物不成意思,请老师收下,往后这孩子就交给先生了!”

    老画师:“这礼我不要,我来就是要跟你说,这孩子爱画画,有天赋,我喜欢他,我愿意收他当徒弟,就看你舍得舍不得了!”

    道子妈:“舍得,舍得!这真是前世济德,我正愁请不到好老师哪!孩子给了您,这往后我可放心了!”

    老画师:“那就这样。你可别嫌孩子吃苦啊、受罪啊?”

    道子妈:“那您就费心了。孩子讨气,您该打就打,该骂就骂,别娇惯他,就当是您自己得孩子……”

     

    16、道子爹坟前

    道子妈、道子,公孙强、公孙婉儿一块给道子爹烧纸。

    公孙强边烧纸边哭诉:“吴哥,哥呀,你放心吧,安息吧,从今往后,这个家就是我的家,我一定尽心尽力照顾好它!你不是问我这几年咋没来看你吗?我给你实说了吧,你弟妹她……也死了!她是被人糟踏了!她刚强,受不了那个辱,就自尽了!我几年前就没有家了啊!哥,我领着婉儿四处漂流,我要寻找仇人报仇!我这次来找你,就是要你帮我报仇的。没曾想,大哥你倒先走了!我命苦哇,我没指望了,我就自己干吧!此生此世,除了报仇,我什么愿望都没有了!大哥,只要能报了仇,我死也冥目了!”

    道子妈在一旁解劝他:“兄弟呀,妹子她贞洁,刚烈,没有给你丢脸。你要体谅她,要自己保重自己,要带好婉儿呀!”

    公孙强把婉儿和道子拉到一起,让他俩一块跪下给道子爹磕头,说:“嫂子,您放心,这个家散不了!我现在就把婉儿给你撇下了!她就是你媳妇,虽然眼下家里日子难过,可是你放心,这个家我担起来,我会养活她们,我要把他们养活大,接替咱两家的香火。我一定不让这个家散了、破了!”

     

    17、茅 舍

    公孙强的马戏班要换场子了,临行前与吴母告别。

    茅屋内孤灯荧荧,昏暗窒息。公孙强与道子妈对坐在孤灯下拉着家常。

    公孙强:“嫂子,我该换场了,这家里的情况我实在放心不下。大哥走了,道子去学徒弟了,家里就剩下你一个人,日子怎么过啊!叫我说,你就跟我去马戏团吧,咱两家合成一家,一同出去赶场子,也好有个照应。”

    道子妈:“兄弟呀,你也不易。一个大老爷们,带着女儿东跑西颠的,日子也不好过不是?我又不会耍啥把式,净拖累你咋行哪?再说哩,这也叫穷家难舍,人要都走光了,连个老窝都没人看着,吴家不就灭了么?!”

    公孙强半晌不语,想了许久,变了心思说:“要不,我把婉儿给你撇这儿。道子在外学徒弟,家里也好有个人跟你做伴。再过几年孩子大了,糊连巴涂给他们圆圆房,成一家人家妥啦,安安稳稳过日子,也像个人家!”

    道子妈连忙说:“这可使不得。你看咱这个家,叫孩子跟着受罪不是?再说哪,这些天我也看了,闺女虽小,还是你这班上的一根柱子哩,一时半会儿还离不了她不是?”

    公孙强:“嫂子这话说外气了不是?吴哥在时,俺兄弟俩说过这话:闺女孩子长大了就让他俩成亲。俺哥俩谁分谁呀!毕竟是把兄弟,是烧过香、磕过头的人,是金兰之交。别说结成儿女亲家是亲上加亲,就是不攀儿女亲家,其实也是一家人。什么受罪不受罪?那是她们自己的造化,碰上这世道了,就得这么过不是?!”

    吴母:“是啊,碰上这世道了,就得这么过,认吧!再说,他爹刚过世,好歹我也得给他守上三年孝不是?等过了这几年,道子出师了,婉儿长成了,咱就把事给他们办了,好吗?”

    公孙强:“唉,我说嫂子啊!既然认了这个命,就叫婉儿留下来吧。我一个人好办,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饥,走南闯北没挂扯,省得多操心!”

    吴母:“那可不中!你家里也出了恁么大的事,眼下是正需要人的时候,我能把闺女从你身边拉走,让你一个人孤孤单单过日月么?我忍心这么做么?”

    就这样,两个人相持不下,谁也说服不了谁,于是都勾下头,僵持着,说不下去了……

    过了好久,公孙强缓口气说:“唉……嫂子,就这两条路,要不你跟我们一块走;要不我把婉儿给你撇这儿。你再想想吧!”

    吴母:“我说兄弟,我已经想好了,等我给您哥守完三年孝后,咱再商量,好不好?”

    这时,公孙婉儿从门外跑进来,气喘吁吁说:“哎呀!爹,婶!咱走以前怕是见不到我道子哥了——禹王庙、汤王庙、拉王庙,我都找过了,就是找不到哥哥的人影,也找不到老画师!”

    吴母一惊:“怎么?道子他……”

    公孙强想了一下,说:“哦……别慌!我好象听老画师说过,他这儿的活干完了会到城北逍遥观去,他们在那儿包了活儿,让我去看看吧!”

    婉儿主动说:“要不爹陪婶婶说话,我去逍遥观看看?”

    公孙强:“逍遥观太远,天也太黑,女孩家走着不方便,还是我去一下吧!”

     

    18、逍遥观

    逍遥观气势宏大,环境幽美,大部分庙宇都建在山半腰的悬崖峭壁上。栈道危危,索道悠悠,山径曲曲。

    老画师和公孙强并肩在山道上走着。

    公孙强:“几次看望你,都不见道子的人影,难道他不够安分呀!”

    老画师:“哪里哪里,道子天资聪慧,又刻苦用功,是一块画画的好料啊!”

    公孙强:“那他人哪去了?”

    老画师:“我教他一句话,‘拜倒自然是我师’,他记住了,就迷上了写生,常以天下万物为师——上次画喜鹊登梅,他就去掏喜鹊窝;昨天让他画松鹤延年,八成又去道士庄画白鹤去了。”

    公孙强:“他老跑出去写生,你让他干的活咋办?”

    老画师:“他手快,不耽误活。你放心,我不会放纵他的。”

    公孙强:“那我就放心了。我也该转场了,不多停了,得回去安顿安顿,给道子妈准备点吃的、烧的。她一个妇道人家,过日子不易呀!”

     

    19、吴家小院

    公孙强和马戏班的伙计背着米面、木柴从门外进来。把米面背进屋里,把木柴垛到院内一个墙角起。

    吴母端了洗脸水很不好意思地让大家洗脸:“快要赶路了还砍这么多柴,看一个个都累成啥了,快洗洗脸歇歇吧!”

    公孙强:“临走前得把吃的烧的给你准备足了,省得冬天大雪封了山你在家作难。”

    吴母:“我一个人,烧不了多少柴禾。”

    伙计们接过话头说:“过日子的事儿,宁可足溜溜,不能断了沟。”

    公孙强:“就是,宽备窄用嘛!”

    一群孩子从街上跑到院子里嬉闹,边跑边唱着儿歌:

           你逞铁,他逞铁,老子逞铁比你铁;

           你逞强,他逞强,老子逞强比你强!

           你称爷,他称爷,老子称爷比你铁;

           你称王,他称王,老子称王比你强!

    公孙强回过头,看看孩子,微微笑了。他觉得孩子挺可爱,然而却装做很烦的样子,轰孩子们走开:“去去去,去,去!”

    孩子们一边闹着,一边唱着,向门外边跑去。

     

    20、马戏班

    马戏班要换场了,许多人忙着往车上装东西。有的收拾衣物帐蓬,有的收拾枪刀棍棒,有的备马,有的套车,一片忙碌……

    吴母:“怎么?说走就走哇?”

    公孙强:“嫂子,你多保重。我们顺道还要再去看看道子和老画师呐!”

    吴母抚摩着婉儿的手,热泪盈眶说:“婉儿,你要伺候好你爹啊!出门在外要小心着凉,忙活一天,到了晚上要让他用热水洗洗脚,热水洗脚解乏,啊!”

    婉儿哭泣:“我不走了……”

    吴母劝慰说:“婉儿懂事,啊!眼下你爹需要人照顾,你跟着他孝敬孝敬,等将来有人照顾他了,咱就回来!好闺女,听话,啊!”

    公孙强心酸,两眼噙泪,背过脸去。

    许多乡亲都赶来为马戏班送行。

    婉儿流泪,不忍回首,哭出声来。

     

    21、逍遥观

    夜,山影巍巍。

    距山门不远,有一座新建的影壁,手脚架的护杆横七竖八绑得像个笼子,上面插了许多火把,老画师领着道子、惠之,连夜赶着彩绘。

    惠之有点悃了,手握画笔,面对影壁打盹。

    道子拿画笔悄悄在惠之脸上涂了一个花脸。

    惠之被惊醒了,也拿了画笔,追着赶着要给道子打花脸。

    道子在手脚架上东躲西藏。

    老画师看了,眯起眼睛、捋着胡子、怡然自得,满脸溢着微笑。

    忽然,从山拐角传来阵阵銮铃声。

    老画师搭眼一望,见一簇人马,打着火把朝这边走来。

    来的是公孙强的马戏班。他们以火把照路,有的骑马,有的赶车,有的扶着车邦在地上走,直奔这边而来。

    公孙强老远就看见了老画师。他“啪啪”甩了两个响鞭,高声喊道:“嗬嗬——老画师——!”

    婉儿也看见了道子,她站在车上大声叫着:“道子哥——”

    老画师和道子在高高的手脚架上仔细张望,也看见了公孙强他们。

    道子转身抱住一根柱子,滋滋溜溜滑到地下,迎着公孙强他们跑过来。

    公孙强和道子抱在一起。

    婉儿高兴地跳着脚捶打吴道子的脊背。

    公孙强拍着道子的肩膀说:“小子,我来过两次了,都没有看到你!”

    道子:“闲着没事,玩去了!”

    婉儿:“玩可不行,小心我婶婶骂你!”

    老画师看着车上 行囊道具说:“怎么,这就换新场子啦?”

    公孙强:“换啦,一个场子玩不了几天!”

    老画师:“行啊!过不了多久我们也要换地方啦!”

    公孙强:“你们也找到新活啦?”

    老画师:“找到了,要不咋连夜赶活哩!”

    公孙强:“找到那里啦?”

    老画师:“郑州阳武县,韦嗣立韦大人家。”

    公孙强:“嗬,就是韦皇后的娘家呀!”

    老画师:“是啊,韦大人的父亲死了,韦大人在家守孝,他喜欢书画,就请咱去他家,给他画二十四孝图哩!”

    公孙强:“是包月还是长年?”

    老画师:“长年,长年!”

    公孙强:“好哇!这一来您就不再为找吃饭门路犯愁了!”

    老画师高兴得畅怀大笑:“嗬嗬嗬嗬……”

     

     

     

     

     

     

    Copyright©2014 http://www.wdzh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亚洲365滚球_玩滚球用365_365滚球网站靠谱吗 豫ICP备13018031号

    联系电话:  联系地址:

     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