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亚洲365滚球_玩滚球用365_365滚球网站靠谱吗(图)
  • 吴道子(2681次)
  • 河南禹州惊现吴道子真(2522次)
  • 亚洲365滚球_玩滚球用365_365滚球网站靠谱吗(图)(2490次)
  • 百代画圣吴道子(1697次)
  • 亚洲365滚球_玩滚球用365_365滚球网站靠谱吗举办“(图)(1490次)
  • 《画圣吴道子》分集故(1476次)
  • 画圣吴道子赞(诗歌)(1442次)
  • 吴道子和钧瓷(1351次)
  • 5、副院长:杨万成(1087次)
  • 《吴道子生卒故里考》(1075次)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画坛动态 >> 浏览文章

    《画圣吴道子》分集故事梗概


     

     

    23集电视连续剧

    《画圣吴道子》分集故事梗概

     

        吴道子的一生,是坎坷的一生,历练的一生,大起大落的一生,自我完善的一生。

        事业上,他从一个民间画工,历尽磨难,终于成为宫廷画师,继而又被玄宗誉为“画坛圣手”,最终成为人民艺术家,达到了辉煌的顶点。

        命运上,既有画坛恩怨,又有宫廷纷争,一波紧接一波,不仅屡遭诬陷和暗算,而且被皇上封笔、流放,几次有生命危险,最终从炼狱中新生。

        爱情上,虽有几个女人爱他,却终生不能如愿。两女为之殒命,一女流落山寨,成为农民义军的一员。

        他从民间崛起,最后又回归到民间,周而复始,走完了人生的一个圆满!

     

     

     

    第一集   矢志学画

                               

        吴道子居住的村子叫“巧匠吴”,父母都是石匠,善雕刻。道子从小跟父母学画,颇有天赋。母亲教他“以天下万物作画稿”,于是道子经常到野外去写生。

        道子的父亲有一个“金兰之交”叫公孙强,是马戏班的。

        那年道子爹成亲,新娘子路途被强人抢劫。公孙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夺回新娘子,救了道子爹。二人就在路旁插草为盟,结为金兰。

        道子爹曾与公孙强指腹为约:“同生男孩做兄弟,同生女孩做姊妹,一男一女做夫妻。”

        后来,公孙强的妻子被人奸污,上吊自杀。公孙强杀了仇人,四处逃亡。这年冬天,公孙强带着婉儿来看道子爹,河边遇见一个男孩在雪地里画画,一问,竟是吴道子。

        道子父亲病了,日子很艰难。公孙强便住下来,周济道子家。

    道子不光画画得好,人也聪明。邻居分家,有十七头牛分不开,道子给分开了。因此,大人也高看他。

        公孙强想叫道子学马戏,道子决断地说:“不,我要学画!”

    不久,道子爹去世。送殡途中,道子碰上一位民间画师,正在路旁一所寺庙里画壁画。道子突然象着魔一般,当即脱掉孝服,丢掉哀杖,溜出送殡队伍,偷跑出去,求老画师收他为徒弟,要跟老画师学画壁画。

        老画师被道子缠磨不过,只好答应道子,收他做徒弟。

        老画师经常带道子和师弟杨惠之到各寺庙去画壁画。

        在老画师的指导下,在绘画实践中,道子的画艺进步很快。

     

     

    第二集   飘然出道

     

        人生难求是机遇。

        在郑州阳武县,吴道子有幸遇到了在家为父亲守孝的韦嗣立。

        韦嗣立少举进士,才华横溢,很喜欢书画,见道子聪明伶俐,倔强好胜,就让道子跟他当了书童。

        道子在韦嗣立家看到了许多名人字画,学习了许多文人画家的长处,使他的审美情趣和画风、画技在民间画法的基础上有了很大进步。

        韦嗣立偏爱吴道子,经常带道子出去旅游、写生。

        在猴山写生时遭到群猴戏弄,想不到从此竟与猴子结下了画缘。

        韦嗣立有许多诗书画友,经常带道子参加一些书画聚会,增长了不少见识。吴道子生性倔强,也遭到一些人的妒恨。

        一位高员外,想借名流抬高儿子的身价,吴道子却画了一只风筝。高员外不解其意,道子说:“风筝飞得高,全凭好风吹啊!”

        高公子很丢脸面,就领一班人寻衅,在郊外野地里碰上了吴道子,就将道子很揍了一顿。亏得婉儿及时赶到,道子才免吃更大的苦头。

        韦嗣立三年守孝期满,要到四川双流做县令,想带道子跟他一起去。

        老画师嫌双流僻远,就说:“道子喜欢的是画画啊!”

        韦嗣立说:“双流山好水好,去双流正是要更好地画画 呀!”

        老画师又说:“他家中只有老母,撇下甚为不便。”

        韦嗣立说:“他家中的事我全包了,一切我都会妥善安排。”

        老画师无奈,只得同意道子跟韦嗣立去双流做小吏。

     

     

     

    第三集  双流小吏

     

        韦嗣立与道子到了双流,见那里连年灾荒,就开仓放粮;见狱中人满为患,就平狱放人;很快受到了黎民百姓的拥戴。

        双流人向他们介绍双流山水,道子很喜欢双流。

        韦嗣立就鼓励道子到大自然里去写生。

        在原始森林里,道子迷了路,夜宿遇虎,惊恐中突然觉得:“近距离画虎,是百年不遇的良机呀!”于是,他在篝火映照下画起虎来……

        道子在悬崖上写生,被群山飞瀑、枯木老藤所陶醉,一失足跌落下去,棚在半山腰一棵松树上,生命岌岌可危。一只老猴子看见了,就招来群猴,弄来泉水和野果抢救吴道子。

        道子苏醒了。没想到刚一挪动身子,却又从松枝间跌落到下边一块凸出的岩石上。老猴子惊呆了,忽然看见有一个樵夫在山谷里,就指挥群猴齐声大叫。叫声引起了樵夫的注意。

        樵夫看见了吴道子,就用绳索将道子往山上拔。

        在半空中,道子看见了那个慈善的老猴,突然产生了为老猴画像的冲动,于是吊在半空中为老猴画起像来……

        一天傍晚,道子写生归来,趟过一条滚瀑,因为石头上长满青苔,脚下一滑,被滚瀑冲出好远,幸为岸边巨石绊住,免于遇难,却已被水灌得昏迷过去。他睁开惺忪的眼睛,发现许多画稿都被水粘在了一起。

        他小心翼翼地将画稿一页页揭开,突然发现被水浸泡过的画面比没有浸泡的要生动许多。于是他兴奋了,疯狂了,将没有浸湿的画稿统统拿到水中去浸泡……

        吴道子成功了,画室里挂满了他新画的水墨山水。

        韦嗣立看了,兴奋地说:“我的一个圆任期满了,你的画也成功了。年未弱冠,独创山水之体,我们不辱此行啊!”

        夜里,道子失眠了。他想起了母亲,想起了师傅,想起了公孙强,想起了公孙婉儿……

        突然,巡夜的梆子声急促响起。

    后花园擒住了一个女贼——女贼竟然是公孙婉儿。

        原来,公孙强被抓去做河工,受尽欺凌。因替难友打报不平,杀了官兵,组织集体逃匿,成了朝廷钦犯。许多人受了株连,许多人受到通缉。

        公孙婉儿也在通缉之列,幸亏她连夜逃出 ,心里却牵挂吴道子,怕道子受到牵连,于是步行数千里,来给道子送信。

     

     

     

     

    第四集   贸 然 私 奔

     

        道子和婉儿非常矛盾,既怕连累韦嗣立,又怕被韦嗣立出卖,就背着韦嗣立,连夜逃出了双流县衙。

        韦嗣立发现道子和婉儿私奔,就打发衙役 快马追赶。

        道子和婉儿算定他们会骑马来追,所以就抄小道,走山路,躲过衙役的追赶。

        走山路虽然躲过了衙役追赶,却因临行匆匆,没带干粮,饥饿难耐,又不识当地有哪些野菜野果可吃,只得走下山来,向村民寻找吃的。

        天灾加上人祸,贫困人家没有什么打发他们,富豪人家不愿意打发他们,并且放出恶狗伤人。婉儿一时性起,一剑 将恶狗刺死。

        好汉斗不过地头蛇。豪绅不依不饶,有意侮辱道子和婉儿,逼迫道子和婉儿披麻戴孝,为恶狗送葬。婉儿被迫还手,将两个家奴打伤。

        富豪欺软怕硬,胆怯地躲回家中。

        婉儿和道子扬长而去。

        道子和婉儿来到一个尼庵,讨得一些斋饭,正待要吃,衙役赶到了。

        婉儿和道子只得抓起几个窝头,仓皇逃去……

        两人历尽艰辛,终于回到了老家,不想又遇官兵追捕。

        道子背着母亲,逃到小树林里,又被官兵发现……

        情急之中,婉儿从隐蔽处跳出来,将官兵引开……

        道子和母亲连夜逃奔到深山的岩洞里躲藏。

        一天,道子要下山到镇上买些米面油盐,顺便想打听一下婉儿的消息,却碰上官兵搜查,道子连忙逃回山来。

        官兵追到石匠吴村,却扑了个空。万没想到,道子妈养的家鸽,却将官兵引到了山里。官兵随家鸽追上山来,将道子和道子妈拿下。

        官兵要将道子娘儿俩带走,恰巧碰上韦嗣立派的使者,来接吴道子到山东瑕丘做县尉。

        官兵知道韦嗣立是朝中显宦,而且是要接吴道子赴瑕丘上任,啥话也讲不出来,只好将道子和道子妈都交给了京城来的使者。

     

     

    第五集   瑕   

     

        瑕丘虽是一个小县,但因地处偏僻,地方并不安宁。

        道子痴情于绘画,对当县尉真是一窍不通。

        头一次出来办差,竟让盗贼在眼皮底下跑掉了。

        百姓指指戳戳,道子和捕役脸上很没光彩。

        道子回到县衙就跟县太爷怄气,怨自己没有马匹。县太爷答应为道子办案,配上几匹快马。

        这次,道子出来抓捕盗马贼,景况大不一样。个个骑着高头大马,显得八面威风。

        在一个破庙里,盗马贼被抓到了,被盗的马也缴获了。

        然而,道时一阵冲动,兴之所至,想画一幅《群马图》,结果让盗马贼又从手里逃跑了。

        道子十分沮丧,两手空空回到县衙。

        县太爷很生气:“你是怎么回事?要不眼看着盗贼抓不住,要不抓住又跑了,你笨不笨啊你!”

        道子决心争一口气,命手下晚上必须抓几个盗贼 回来。

        晚上,捕役真的抓回一个人犯。然而那人犯会做根雕 ,道子一高兴,就跟那人跑到山上去挖树根。

        可是,刘掌柜家的羊被盗、王老五家的红薯窖被扒、张举人家送来几个不好管教的家奴想让县衙查办,他却置之不管。

        吴道子说:“县衙不是他们家的看家狗!”三言两语就给打发了。

    县官告诉道子说:“朝廷钦犯公孙强越狱逃跑了。”

        他听了却高兴得喜形于色:“朝廷也会办窝囊事,何况咱哩!”

        县令很无奈,背过身去直摇头。

        这天,三环寨被一哨强人盘踞,县令要他带人去剿除 。

        回来时,他带着衙役和抓来的强盗,一块去古寺看壁画,结果让犯人趁雨夜逃跑了。

        县令不得不将他关进了大牢。

        可是,他在大牢里竟然对着囚犯画起写生来……

     

     

     

     

    第六集  挂 冠 而 去

     

        韦嗣立写信让县官关照吴道子。

        县令到牢房去看他,见他正兴致勃勃在画囚犯。县令一脸无奈。

        忽然衙役禀报说“逃跑的犯人抓到了!”

        县令急忙走出去看,押送逃犯的竟是公孙婉儿。

        婉儿与道子畅谈:天下事真是滑稽,自己本是逃犯,却又抓捕逃犯。她将自己如何被官府抓获,如何受韦大人营救,如何用女囚顶替,如何来到山东,如何抓了逃犯,一五一十对道子讲了一遍。

        道子感慨说:“当官太没意思啦!”

        婉儿趁机劝他挂冠而去,作自由人。

        县令对道子的这个念头极不赞成。一则觉得无法向韦嗣立交代,二则也看道子是个人才。于是百般开导、解劝,说他仕途远大,不可草率。

        道子却说:“我意已决,请大人开笼放鸟吧!”

        县令万般无奈,只得为道子送行。

        道子同婉儿如鱼儿得水,如鸟儿入林,一路欢快地去看望老画师。

        老画师尊重弟子的选择,鼓励他在绘画上出人头地、大有作为 。

    道子和婉儿辞别画师,刚刚上路,后边却有快马追来。

        原来是瑕丘县令派人转送一封家书:道子未曾谋面的妻子悲痛地告诉道子,他的母亲已经去世了。妻子无依无靠、孤苦伶仃,盼望能够见他一面,哪怕伴君一宿,也算做一个真正的妻子!

        道子悲痛欲绝。

        婉儿如雷轰顶。

        两人无奈,只好暂时分手,盼望后会有期。

     

     

    第七集   阳 翟 探 妻

     

        家乡“石匠吴”久经沧桑,已经面目全非。吴道子对家乡的感觉是既熟习、又陌生。

        在村子里,道子与妻子碰面,却不敢相认,于是演出了一场“井台会”。

    少年夫妻少不了情意缠绵,贫贱夫妻少不了柴米油盐。夫妻在互诉衷肠时,母亲的音容笑貌时时萦回在两人的话语里边。为了缅怀母亲,道子为母亲立了画像碑。

        墓碑上画像是一个创造,乡亲们见了都涌上门来 ,求他为自己的双亲立画像碑。儿时的朋友听说道子回来了,也都找上门来,有的求他画画谱,有的请他画门眉;

        还有的说村里发现了石颜料,拉住他去看彩石洞,说什么用石色染画不褪色,能长久保存。

        瓷窑上的工匠也请他去画戏楼,说窑主财大气粗压量人,要道子帮他们与窑主比输赢,为窑工讨回血汗钱……

        窑主见道子画的戏楼好,就送来重礼,也来请道子给自己画戏楼。道子提什么条件窑主都答应。道子于是为窑工讨回了工钱,使乡亲们一起过了一个欢乐的仲秋节。

        妻子见道子日夜忙碌,有些心疼。

        道子却说:“我辞官不做,就是想画画,画画心里充实。”

        妻子非常贤惠,顺着他说:“人都有个爱好,活干完了,不画画干啥!”

        道子说:“我想专门画画。”

        妻子说:“专心画画也行,母亲生前也给人画画,还能赚俩零花钱。”

        道子说:“我想出去闯闯,当画师!”

        妻子无奈说:“……闯闯也好。大丈夫生天地间,当以功名为意……”

        道子拥住妻子说:“你真是我的知己。”

        妻子为道子送行:“为妻身子重了,不便远行,你要多加保重啊!祝你画有所成!”

        道子说:“爱妻放心,此番闯荡东洛,定要成功!不成功就不回来见你!”

     

     

    第八集   初 闯 东 洛

     

        东都洛阳是个崇尚虚名的地方,没有名位的人很难有立足之地。

        道子刚到洛阳,就受到画坛名流李昭道的奚落:“嗬,看样子还是个画画的呀?文人学士啊?咋不懂得躲马呀,不躲马也得躲鞭子不是?哈哈哈哈……真是一个呆鸟!”

        道子到各寺庙找活,又受到许多冷落。人家听说他是一名民间画匠,都不肯留用,有的甚至鄙视、羞辱他。激起他一腔无名业火,几次与人家争辩 ,以至于发生冲突。

        幸亏有婉儿在马戏团站住了脚,才使他有个存身之地。

        道子想自己推销自己。见李府门前有一段影壁甚是素净,就在上面画起画来。没想到那是人家主人为庆贺六十大寿特意粉刷的墙壁,要请大唐高手来画,不想被他弄脏了,主家不仅不承他的情,反而要他赔赏损失。

        两下争执不下,竟然动起手来。

        马戏团几个伙计从这里经过,见状,帮助道子将李府的仆人给打了一顿。

        李府的人哪儿受得了这种窝囊气,到马戏团闹事。婉儿息事宁人,又说好话又送钱,方才把人打发走,而后又亲自带着礼品到李府赔罪。

        李昭道又提出要马戏团无偿为他家玩三天马戏。

        婉儿也爽快地答应了。

        可是,道子又不领宛儿的情。他钻牛角尖,认死理,不听婉儿解劝,反认为婉儿嫌弃他。一气之下,连夜出走,在凄风苦雨中吃尽了苦头,又被婉儿派认将他找了回来。

     

     

     

     

    第九集   街 头 卖 画

     

        婉儿劝道子街头卖画,以维持生计。他却拉不下脸,放不下架子。

        婉儿又介绍他为字画店董掌柜临摹古画。

        这活比较适合道子,他画得也比较舒心,临摹的古画能够以假乱真。

        董掌柜将道子临摹南朝张僧繇的一幅《醉僧图》,挂在画店里卖,不少人在画前徘徊流连,啧啧称赞,不忍离去。

        画坛名家李思训的儿子李昭道也来看画,以行家的气魄将《醉僧图》当真迹买去。

        拿回家中,被李思训识破,指出这是一幅赝品。李昭道被臭骂一顿。

        为了挽回面子,李昭道找画店大闹一场,并且与吴道子也有了芥蒂。

        李昭道的父亲看准吴道子将来必为画坛霸主,是他们父子的最大威胁。于是千方百计要把道子赶出洛阳。

        他先是请道子到家中做客,介绍道子去剑南做官,被道子拒绝。道子说,我是辞了官才来洛阳画画的!

        于是李氏父子又暗中陷害道子,将道子装进麻袋,运至荒郊,抛人深涧。幸好被采药的药农搭救。

        道子心怀怨恨,画了“洛阳二霸”到李府门前张挂,被家丁毒打。幸好被恩师韦嗣立碰见……

     

     

     

    第十集   幸   

     

        在这种尴尬的境地遇见韦嗣立,道子非常忐忑和尴尬:他担心韦大人会责备他在双流贸然出走,在瑕丘又贸然辞官的事……

        可是,韦嗣立只管问他家里的情况,对他担心的事只字不提,并且对他辞官的事,表示非常理解。

        在韦家花园,韦嗣立又介绍吴道子认识了他人生旅途中的另外两个重要人物:贺知章和张旭。

        贺知章是唐代着名的大诗人,擅长草隶;张旭是唐朝着名的书法家,擅长草书,人称“草圣”。

        道子在观看张旭的草书表演中,突然有所感悟,想把草书的运笔技巧溶人绘画之中。于是他决心拜张旭、贺知章为师,跟他们学习书法。

        为了集中精力练书法,道子一个人躲到了嵩山脚下一个十分偏僻的地方。

        在这里,道子又遇见了一位高人——嵩山老道。

        老道教吴道子将气功溶人绘画,使绘画具有逼人的内在气势!

        道子的师弟杨惠之,因为师父死了,无人依靠,就来找道子。恰巧碰上婉儿,于是,婉儿就领他到山里来见吴道子。

        李昭道发现道子并没有离开洛阳,就雇了“邙山四鹰”暗中追杀吴道子。

        “邙山四鹰”误把杨惠之当吴道子,将惠之打伤。

        惠之住在山里养伤。

        道子、惠之和婉儿三人聚守一处,其乐融融。

        张旭来看道子,见道子的字和画都有很大长进,就鼓励道子到西域去,学习西域绘画的凹凸法晕染法。

     

     

     

    第十一集   西 域 学 艺

     

        道子决定去西域学艺,就去向嵩山老道告别。

        “邙山四鹰”又一次从水中激射而出,袭击吴道子。

        老道(即后来的天师吴筠)晓之以礼,“四鹰”却顽固不化。老道只好发动功力,将“邙山四鹰”送出视线之外。

        道子转过身道谢时,老道已经消失在苍茫之中。

        道子决定一个人前往西域学画。

        婉儿不放心,要跟道子同往。

        惠之见婉儿同去,自己也要与道子同往。

        三人在官道上僵持了许久,道子终于摆脱了婉儿和惠之。

        后来发现,婉儿竟远远地跟在后边,道子并没有把婉儿摆脱。

        道子走过峡谷,婉儿远远地在后边跟着,走过峡谷……

        道子走过黄土高坡,婉儿远远地在后边跟着,走过黄土高坡……

        道子走过荒漠,婉儿远远地在后边跟着,走过荒漠……

        过了嘉峪关,前边就是戈壁和沙漠了,道子和婉儿还没有讲和。

        忽然,沙漠传来驼铃的声音。道子和婉儿回头一看,见四匹骆驼成扇面形向他俩包抄过来。

        道子和婉儿急忙躲进附近一座残破的古城堡。

        四匹骆驼旋风般掩了过来。

        婉儿一眼认出是“邙山四鹰”。于是,一场厮杀在古城堡中展开。

        婉儿寡不抵众,不幸臂膀受伤。

        情急之中,道子想起老道教给他的“鸳鸯八卦掌”。

        于是,他拉起婉儿的手,踏乾位,越坤位,走艮位,转兑位,守中宫。然后突发一声:“出掌 ”骤然间风雷之声滚过,黄沙漫天扬起!

        络腮胡子看着地上两位弟兄的尸首,脸上充满了恐怖。蓦地一声嘶喊,“妖术妖术……”转身狂奔而去!

        道子和婉儿也因筋疲力尽,昏倒在沙丘上。

        后被西域的胡商救起,才顺利到达敦煌。

        道子与胡人融为一体,尽情地感受着西域文化。

        道子如饥似渴地在莫高窟 临摹各种新奇的壁画。

        道子努力跟天竺画师学习凹凸画法、晕染画法、泼墨画法、写意画法……

    转瞬过了三年。

        一天,听胡商父女说,洛阳正在筹备洛阳画会,评选“画状元”。

        道子决定立刻起程,赶回洛阳,参加“洛阳画会”。

     

     

     

     

    第十二集   文 庙 打 擂

     

        吴道子打擂心切,从西域一回到洛阳,就打听画会进展情况。

        听说李氏父子已经过三场比试,每场都名列前茅,眼看就要拿到“画状元”,更是心急如焚,马上就要赶到文庙打擂。

        画会已被李氏父子控制,李家仆人百般阻挠吴道子参加画会。

    幸好贺知章贺大人今天与会,将道子顺利带入文庙。

        画会主持人张萱宣布本次画会结果:李思训、李昭道父子荣登榜首,同为画状元,分坐一、二把交椅。

        吴道子突然站起来大声说:“慢!请原谅吴某迟到一步,今天愿向李大人当面请教!”

        张萱见突然冒出一个新人,就问:“你是何人?”

        李昭道率领一班二三流画家,大叫吴道子乃山野狂夫、民间画工,没有资格参加画会,对道子极尽羞辱。

        吴道子说,我在三年前已经与李大人有约,三年后要向李大人当面领教。

        张萱征询贺秘监的意见。

        贺知章对李思训说:“给他最后一个机会吧。”

        李思训只好镇定精神说:“好!你若比赢了我,我就将画状元的桂冠让给你戴,你若比输了怎么办?”

        道子打赌说:“我若比你不过,情愿割下项上人头,以谢天下!”

        此言一出,全场愕然。

        贺知章一惊,面露愠怒之色,有责备道子出言莽撞的意思。

        公孙婉儿听说了,也劝道子:“无非比一比画,哪有拿人头打赌的!你的头是柳椽,砍了还会发芽?”

        吴道子兴致勃发:“这次我是志在必得,拿酒来!”

        忽然,杨惠之带来噩耗说:“师兄,嫂子她……难产,母子二人……都死了。”

    这消息如五雷轰顶,吴道子悲痛欲绝。

        道子仰天长啸,恨苍天不公。

        众人见道子身心疲惫,就劝道子放弃这次比赛。

        道子坚决地说:“不,决不放弃!民间画工一定要登上大雅之堂,要坐上这把金交椅!”并且对杨惠之说,“如果我这次比输了,师弟你就接着比,一定为民间画工争这口气!”

        道子在惠之、婉儿陪同下,来到伊洛河畔,面向东方,遥祭妻子:“我说过,我一定要做画坛第一。如果做不了画坛第一,我便遁入空门,终生与泥塑为伴!”

        婉儿:“道子,你说什么呀!”

        道子:“道子已经没有退路。这次比画,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第二天,在悲痛与愤怒中,道子画出了一幅《苍鹰图》。

        ——青眼圆睁,长喙弯勾,张开利爪,扇动翅膀,从墙上直扑下来。

        几只鸽子惊吓得从大殿顶上跌落下来,发出凄厉的哀鸣。

        大殿内一片呼叫:“神韵俱佳,气势逼人,绝世无双啊!”

     

     

     

    十三集   艺 坛 结 怨

     

        一夜之间,道子身价百倍,成了洛阳名人。

        惠之见吴道子成了”画状元“,心想继续跟在道子后边学画,已经很难有所成就,于是毅然折笔焚砚,改攻雕塑,实现自己的诺言。

        字画店的董掌柜打出“画状元”吴道子的招牌,生意做得火爆,许多人争抢吴道子的画,一爿屏风卖到二万金。

        许多过去曾拒绝吴道子为他们画壁画的寺庙,现在纷纷备了重金,登门请吴道子画画。

        洛阳许多学画的人,纷纷找上门来,跟吴道子做弟子。

        李氏父子自文庙比画输了之后,心里一直窝着闷气。

        家奴说:“外边盛传吴道子画龙鳞甲飞动,画人转目视人,画衣带满壁飞动,人称吴带当风……”

        李昭道授意家奴:“要让吴道子当众出丑!”

        于是,李昭道雇了一个屠夫请吴道子画像,画后硬说不像自己 。

        吴道子知道屠夫最怕报应,于是就在画像的脖子上画了两爿囚枷,一条锁链,又几个小鬼,推推搡搡,拉他去见阎王。

        屠夫一见,立刻吓瘫在地上。回到家里便得了精神恐惧症,躺在床上哼哼。

        李昭道又打发人把吴道子在寺庙里画的壁画彻底涂抹干净。

        当晚,涂抹吴画的蒙面人,被婉儿等当场捉住。

        李昭道气急败坏,又指使人夤夜潜入崦嵫馆,纵火烧了吴道子的卧室。

        婉儿和胡妹从火海里救出了吴道子。

        胡父却为抢救道子的画,倒在了火海中。

     

     

     

    十四集   名 震 京 师

     

        洛阳既然无法存身,道子决计去长安发展。

        胡妹因为父亲已经过世,无依无靠,也随道子一同前去长安。

        为了在长安造成影响,婉儿想出了一个绝招:让马戏团做了两条布幛子,上写:“阳翟吴道子,洛阳画状元”,象新科状元夸官一样,在大街游行。

        几名羽林军小校对这种做派看着有些不顺眼,就上前阻挠、夺旗。

        马戏团的人生性顽皮,喜欢嬉闹,左挡右躲,逗小校玩耍。

        小校左右夺不住字旗,面子上很不好看,就动真格的打将起来。

        道子有点紧张,婉儿护住他往人群外边撤。

        小校看见了,大喊:“抓住他,别让他跑了!”

        幸好这一幕被贺知章的女儿看见了。她听父亲说起过吴道子,于是赶快回去通报贺知章,将道子营救出来,并且在自家后花园为道子接风。

        “画状元”夸官虽然闹了一长风波,却使道子名声大噪。一时间,请吴道子作画的寺观和大户人家络绎不绝。

        一天,玄宗在三清观见到了《高祖像》,画得惟妙惟肖,得知是吴道子所画,大加赞赏,遽命焚香叩拜。

        这天,道子正在兴唐寺作画,内使忽然来宣玄宗口喻,要道子到兴庆宫见驾。

        玄宗与道子一番对话,对道子十分欣赏,随即为道子更名“道玄”,并封道子为 内教博士。

        高力士、贺知章都对道子表示祝贺。

     

     

     

     

    第十五集      殿

     

        剑南节度使特使杨国忠回朝晋见皇上,谈起嘉陵山水的雄险竣奇,勾起了玄宗对嘉陵的眷恋,就命吴道子把嘉陵山水画到大同殿的墙壁上。

        吴道子说,若要画好嘉陵山水,仅凭过去的一点模糊记忆恐画不好,需要再次到巴蜀之地去体会、感受江陵江气势和神韵。于是玄宗赐他良马,要他去巴陵写真,归画大同殿。

        李思训父子听说皇上要选拔一流画师在大同殿图壁,就带了大量礼物到京都活动,希望张萱、高力士等能在皇上面前举荐他俩参与绘画大同殿。

    李昭道还活动了一些宫廷画师,让他们大造舆论,给皇上一个先入为主的影响,使自己的画能够在大同殿一鸣惊人。

        玄宗最终同意吴道子和李思训同画大同殿。

        吴道子与李思训的思路完全不同:吴道子是要通过实地写真去观察巴陵山水的特点、个性,感受嘉陵山水的神韵和气势,以便画出嘉陵山水的灵魂。

    李思训则是要效仿古人,从历代名画里边选取精华,把古人名画的好山好水、好树好石、好溪好涧都搜罗起来,搞一幅古代名画之大成。

        将近百日时间,李思训精雕细刻化成了一幅精到的青绿山水。

    吴道子从巴蜀回来时已有成竹在胸,只用一天功夫就画成了嘉陵江三百里旖旎风光图。

        三个月后,玄宗到大同殿观看壁画,非常高兴。他最后评价说:“李思训数月之功,吴道玄一日之迹,皆尽其妙啊!”

        李思训一听,皇上拿他的三个月和吴道子的一天工夫相比,自觉羞愧难当,当场晕厥过去。

     

     

     

     

    第十六集   婚 姻 纠 葛

     

        吴道子在玄宗跟前受宠,高力士也来巴结。他亲自登门求道子为他家夫人画像,并欲将自己的干女儿许配给吴道子作夫人。

        道子借口说自己新近丧偶,深感有愧为夫之道,眼下无心再娶。

    高力士明知道子是托词,就毫不客气地说:“既然无心续娶,却为何又与下人厮混?”

        道子愕然。

        胡妹见道子苦闷,不知就里,以为道子因夫人新近过世,心中郁悒,就劝他与婉儿结合。

        道子更加悲苦。

        胡妹又去劝婉儿,要她与道子早结秦晋之好,免得道子日日对月长叹。

        高力士不弃不离,又来逼婚,并拿仕途升沉对道子进行要挟。

        吴道子把仕途看得很淡,所以仕途要挟便不起多大作用。

        于是,高力士又使一招——故意对贺知章说,有人密报公孙婉儿是“嵩山大盗”公孙强的女儿,刑部正在追查,窝藏钦犯者祸灭九族。

        贺知章大惊失色,立刻找吴道子商量对策。

        吴道子一听,拍案而起:“讹诈!不就因为我不愿娶他的干女儿嘛!干吗要拿婉儿作祭!”

        婉儿听说是自己连累了道子,决心自裁,却被胡妹相救。

        婉儿去意已决,跃上墙头,回首一拜,毅然而逝……

        张旭听说此事后非常气愤,想出了一个“釜底抽薪”的计策:让道子跟贺知章的女儿成亲,并且亲自到高力士府上下请谏,造成皇上提亲的假象,使高力士张嘴没有啥说。

        吴道子听说婉儿出走,立刻着魔一般,满长安城去寻找婉儿,竟把结婚的事给忘到了脑门后。

        成亲这天,客人都到了,却找不到新郎,场面非常尴尬。

        贺知章以为吴道子逃婚,非常生气,马上派人把吴道子抓回来。

        新婚之夜,道子发现一封贺柬,是婉儿送来的,祝贺道子新婚美满。

     

     

     

    第十七集   御 前 受 宠

     

        作为宫廷画师,吴道子既教宫廷子弟画画,也教宫廷大臣学画。

        这天,宁王正在画一幅《五马滚尘图》,马尾巴总画不好,见道子走来,便  请道子示范怎样画好马尾巴。

        道子刚刚作过示范,玄宗走进来参观皇兄李宪的画室。

        李宪就请皇上御览新画的《五马滚尘图》。

        玄宗称赞说:“不错,不错!不过,依朕看来只是尾似吴生!”

        宁王打心眼里佩服玄宗的眼力,趁机提出让道玄教他学画的想法。

        玄宗当即封道玄为宁王友,官从五品,着绯衣,挂鱼袋,可以随时向皇上进言。

        此时,内使来报:新丰县新送来一个舞伎,叫谢阿蛮,能歌善舞。

        玄宗一时高兴,就邀宁王和道玄一同前去观看。

        杨贵妃和她的几个姐姐早已在宫里等候。

        玄宗兴致勃勃,亲操羯鼓,与大家同乐,并叫道玄把欢乐的场面画下来。

        道子依照玄宗的意思,毅然挥毫,画了一幅《宴乐图》。

        高力士寻找机会报复道子。他有意挑剔说:“天子虽乐,不失威仪。可这幅画……画得跟优伶乐伎一样!”

        玄宗从没有象今天玩得痛快,听了高力士的话,很是扫兴说:“七情六欲,人所共有,朕又何必作假!

        高力士自觉失言,马上跪下请罪。

        这时,安禄山疯疯颠颠走进来,要干妈杨贵妃给他发赏钱。

        贵妃为安禄山举行洗儿礼,玄宗又叫道玄即兴画了一幅《洗儿图》。

    玄宗看了很高兴,说:“朕看你画人物的神态惟妙惟肖,不知你能否把群臣的心也画出来呢?画得昭然若揭!”

        道玄说:“假如皇上能让群臣的心迹表露于形体,则画出群臣的心迹并不困难。”

        玄宗说:“好,明天是千岁节,你就给朕画一幅《群臣心迹图》吧!”

    次日,玄宗在勤政楼设宴,施撒金币,文臣武将为抢拾金币弄得狼狈不堪。道玄现场写生,画了一幅《群臣心迹图》,玄宗非常高兴,重赏吴道子。道子从此成了玄宗跟前的宠臣。

     

     

     

     

    第十八集   重 返 东 洛

     

        玄宗东巡洛阳,指名要道玄伴驾。

        高力士嫉妒他,又无可奈何,说道子是“好戏连台”。

        洛阳道上,道玄伴驾前行,边走边谈,令许多大臣感到眼气 。

        许多接驾官员也感到惊奇。

        杨惠之见了,感到分外荣耀,在人群中追着呼喊:“师兄,师兄!”

    玄宗看到眼里,不但不怪罪,反而示意道玄离队去跟他们会晤。

        惠之等在金谷园为道子接风。

        惠之认为婉儿与道子早已结成伉俪,就从怀里拿出自己塑造的一对情侣俑:一个是吴道子,一个是公孙婉儿,送给道子作纪念,祝贺道子与婉儿白头偕老。

        道子面对陶俑,勾起一阵辛酸。

        惠之得知婉儿早已离开道子,只身在外漂流,就斥责道子薄情。

        道子欲辩不能,异常痛苦。

        此时,酒保却提了酒菜过来,说是公孙娘子赠送的。

        道子和惠之急忙四处寻找,然而却找不到婉儿的人影。

        惠之得知婉儿已离开道子,更加思念婉儿,怨恨道子,竟没有心思雕凿石窟里那些冰冷的佛像!

        恰在这时玄宗来到了佛龛前边。他看了杨惠之雕刻的佛像后,称赞惠之有头脑,有远见,敢于把大唐武士雕刻成天王形象。

        惠之说:“这是师兄吴道玄的画稿。”

        玄宗寻找道玄,道玄却不在。

        张萱抓住时机贬损吴道子。说道子出身民间画工,经常与市井无赖一起厮混,今天又被拉去天宫寺干私活去了!

        玄宗告戒张萱,以后奏事不可暗含谮毁。

        惠之维护道子,赶忙派弟子皇甫轸到天宫寺给道子送信。

        道子为裴旻将军作画,正画得兴趣盎然,皇甫轸说了些什么,他似乎没有听见。

        这时,贺知章也到天宫寺来找吴道子,他是奉玄宗旨意,要和道子一起草拟一份随从嵩山封禅的画家名单。

        道子自然把一批有声望的老画家和杨惠之、皇甫轸等都列了进去。

        然而,张萱和李昭道却策划于密室,想挑拨道子与惠之、皇甫轸等画家之间的关系。想将吴道子置于孤立被动的地位。

     

     

     

     

    第十九集   中 岳 封 禅

     

        吴道子随从玄宗一起到中岳封禅,队伍途经金桥万岁峰,玄宗见此地山灵水秀,气势恢弘,而且地名吉祥,就命吴道子和几位老画家联手创作《金桥图》。

    几位老画家因为张萱、李昭道的挑唆,都以种种借口拒绝与吴道子合作,就连师弟杨惠之也与道子有了隔阂,以焚笔为由,不给吴道子凑趣。

        吴道子个性所致,独自创作《金桥图》。

        嵩山脚下,张萱、李昭道又通过李林甫鼓动皇上,让几位老画家跟皇上一起上山画《东封图》。

        正当玄宗犹豫之时,吴道子在画完《金桥图》后催马归来。于是,玄宗便命道子一块登山,在山顶画《东封图》。

        张萱心中非常沮丧。

        李昭道又施奸巧,在酒中偷放迷幻药,想阻止吴道子随玄宗一道上山。

        李昭道计谋得逞,害得吴道子误了登山,玄宗一怒之下,命他“一步三叩首”拜上山去。

        道子饱受折磨,艰难地爬到山顶。

        玄宗看到道子的狼狈模样,又怜悯又好笑,当初的气恼早已烟消云散,随即命吴道子在峭壁上敬绘《东封图》。

        此时,张萱、李昭道正在山下策划另一起声势浩大的“宣传攻势”:组织众多画家以数量取胜,在中岳庙外大量作画,并制造“天王显灵”、“神画治病”流言,迷惑众多群众前来烧香、拜佛,欲借此讨皇上口封。

        傍晚,玄宗果然来到中岳庙,依次看画,并且赞不绝口。

    贺知章看出了其中诡秘,示意玄宗谨言。

    玄宗却兴奋地说:“大家都辛苦了,回京之后,朕要设宴芙蓉园,对东封纪胜中的有功人员,一一嘉奖!”

     

     

     

     

    第二十集      

     

        玄宗在芙蓉园设宴,景象非常热闹。

        张萱、李昭道等一班文人画家,因为中岳庙“壁画攻势”得逞,更加志得意满。皇甫轸则因为是民间画工,在他们中间倍受歧视和冷落,因此便回来找吴道子。

        吴道子正为东封路上的事情而烦恼。连虢国夫人求他画供养菩萨,李林甫求他制画像碑,他也不买帐。甚至口无遮拦,出言不逊。

        虢国夫人恃宠托皇上向吴道子求画。杨国忠也趁机说道子的不是。

        玄宗避开谗言,平和恬淡地说:“不就是一幅画嘛,朕替你求了就是!”

        张萱、李昭道又伺机向皇上禀报,说吴道子身为宫廷画师,经常为庶民和寺庙干私活,还在市肆画店出售自己画的屏风,一扇屏风就卖二万金。

        玄宗有意化解矛盾说:“哦,二万金也有人买?说明宁王友的画的确画得不错嘛!”

        贺知章早已看出了张萱、李昭道排挤吴道子的阴谋,就向玄宗揭露张萱、李昭道串通画家孤立吴道子的事;揭露他们在酒中下迷幻药,耽误吴道子随驾登山的事,以及他们在中岳庙装神弄鬼、策划天王显灵的事。

        玄宗却以宽厚仁慈的态度说:“事情已经过去了,只要无伤大雅,何必过分追究呢?”

        玄宗深知文人画家与民间画师之间的种种矛盾。他从朝廷利益出发,从国家大局出发,采取了协调平衡的策略。他给贺知章打比方说,就象玩跷跷板,双方协调好了才能玩下去,如果双方不平衡,一方就会被跷起来,那游戏就玩不下去了。

        张萱、李昭道不识时务,仍揪住道子不放,连续上奏玄宗,说吴道子出言不逊,说皇上以势压人等等,定要置道子于死地而后快。

        玄宗敏锐地发觉矛盾已经公开化,文人画家势力过大,民间画师势孤力单,跷跷板已经到了不能平衡、无法玩下去的地步。于是,他提笔写了四个大字,称吴道子是“画坛圣手”,立场鲜明地支持吴道子,有意制约一下文人画家的锐气。

     

     

     

     

    第二十一集       

     

        玄宗御书的“画坛圣手”被悬挂在道子私宅的门头上。

        许多达官贵人、文人画家、市庶百姓前来祝贺和看热闹。

        杨惠之出于场面需要,也带着徒弟皇甫轸向道子表示庆贺。

        张萱、李昭道非常反感。

        杨惠之和皇甫轸一时弄得非常尴尬。

        因为是皇上御书,杨国忠和虢国夫人也来祝贺,而且挂扯着为她化菩萨的事,有意与道子融洽关系。

        李林甫更加老辣,他虽然看出吴道子对给他制画像碑态度冷淡,但还是热情地前来致贺。

        道子名声大噪,连宗教地位极高的一行国师也向皇上请求,让吴道子到兴唐寺画壁画。

        李林甫想在兴国寺立画像碑,就以看画室为名,来到道子家里聊天。

        道子对李林甫有了好感,为李林甫和虢国夫人都画了画像。

        张萱、李昭道在背后扇阴风、点鬼火,说道子把虢国夫人的像画得跟妓女一样。

        玄宗命道子重画,要稽于经典,把菩萨画得庄重一些。

        道子把菩萨画成了男菩萨。

        张萱、李昭道说道子这是调戏虢国夫人,引起一场轩然大波。

        道子为自己辩驳。

        贺知章、不空大师、一行国师都替吴道子说好话。说吴道子的菩萨的确是稽于经典,并没有错。

        玄宗采取制裁制衡的办法,对张萱、李昭道、贺知章、吴道子分别作出了处治。

        玄宗明确告喻吴道子,自此以后菩萨一律画女像,不准再画男菩萨。并封吴道子为“封笔吏”,非有诏不得画画。

        吴道子不得不回归民间,跟老太太学剪纸,使剪纸进入了心的境界;又跟泥塑匠人学泥塑,使泥塑从儿童玩具进入了现实主义新天地。

     

     

     

     

    第二十二集      

     

        风云突变,兴唐寺准备开光的时候,杨国忠突然带领羽林军宣布李林甫勾结安禄山叛逆朝廷,要砸毁李林甫的画像碑,一些军卒还要冲进大殿砸毁吴道子画的壁画,被一行国师站在门口,凛然喝退。

        羽林军又冲进吴道子家,将吴道子一家老小赶出长安城。

        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道子离开长安,杨惠之和皇甫轸就成了画坛名人,成了张萱、杨国忠的座上宾。

        吴道子归里途中,看到了官宦和大户疯狂圈地,使大量农民失去土地,成为流民;看到地方豪强为非作歹,民不聊生;看到农民无奈走进山林,投奔农民起义军……

        一天,吴道子在途中被义军所截,然而却因祸得福,见到了失散多年的公孙婉儿和好友裴旻将军。

        从公孙婉儿口中,道子得知她始终关注着京城的动静。而且得知杨惠之给虢国夫人搞塑像的事。不过,他对京城的事已经很不关心。

    婉儿和裴旻见道子遭到驱逐流放,就劝他留在山寨军营之中,道子不留,二人只好派人护送他回到杨翟老家。

        解甲归田使吴道子对民间疾苦有了深切地感受,对朝廷的奢侈腐败有了深切地体会,对农民的反抗和斗争有了更深切地了解。

     

     

     

    第二十三集       

     

        各地不断传来流民劫杀官吏、将士居险反叛、义军攻城掠地、大盗劫富济贫,甚至火烧先帝陵寝的噩耗,使玄宗身心疲惫、焦头烂额,终于熬煎不住,犯了眩晕症。经常梦见被他残害的冤魂萦绕床前,向他索讨性命。

    太医、方士和大臣,多方医治都无济于事。

        一天,玄宗梦见一群小鬼,褐衣短裤,绕殿狂舞,忽而上案,忽而登榻,伸出利爪,向他逼迫索命的时候,有一个大汉,浓眉环眼,满面短髭,仗剑而入,追杀小鬼,小鬼纷纷逃匿……玄宗如遇救命恩人、如获救命稻草,在梦呓中急迫追问道:“卿是何人,群鬼畏之如虎?”大汉收剑而立曰:“咱家钟馗,专杀世间恶鬼!”说罢,悄然而逝。玄宗大声挽留,却挽留不住。

        玄宗醒后,急宣吴道子进宫,为钟馗画像。

        道子于是重被召回宫中,为玄宗画了《钟馗刺鬼图》。

        玄宗看到钟馗似乎看到了保护神,病情立时好了许多。

        杨国忠忽然发现,图中的钟馗竟然是朝廷通缉的嵩山大盗公孙强,而小鬼竟然是当朝官吏。

        玄宗细看画像,立时又昏厥过去。

        幸亏道教天师吴筠抓住皇上心理,阐释《钟馗刺归图》,讲得玄宗心服口服,为道义所动,责令有司把《钟馗刺鬼图》刻板印刷,分发三宫六院和王公大臣,令其贴于门首,镇宅辟邪,确保后宫平安。并命道子在安国寺画《西方净土变》,祈求死后能够升入天堂成神仙。

        杨国忠心怀不忿,要挟杨惠之和皇甫轸,加害吴道子。

        道子夫人被惠之以毒酒毒死,道子也为刺客和皇甫轸追杀。

        幸亏公孙婉儿将皇甫轸当场拿住,裴旻也将蒙面人李昭道押了回来。

        此情此景使道子悲痛欲绝。

        他站在安国寺大殿前边,对朝廷的期望彻底破灭了:“升什么天堂,入地狱倒还顺路!”

        于是,在农民义军焚烧昭陵、攻打京城的喊杀声中,他奋笔疾书,在安国寺画了一幅《地狱变相图》!

        而后,他与公孙婉儿和农民义军一道,走向崇山峻岭、走入民众之中,成就了一名真正的人民艺术家!

     

     

     

     

     

     

     

    Copyright©2014 http://www.wdzh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亚洲365滚球_玩滚球用365_365滚球网站靠谱吗 豫ICP备13018031号

    联系电话:  联系地址:

     网站